玉蟹的奥秘

传家宝贝和儿子前程,哪个更重要?祖传技艺和现代化发展,哪个更辉煌?答案尽在——
一、老法师

北横街上,有一家小小的玉器店,名叫昆吾坊。店主人陆鼎方,今年正好五十八岁,店里卖的是些手工做的玉制工艺品。

陆鼎方结婚晚,三十多岁才生了个儿子叫陆正明,今年只有二十三岁,大学刚毕业。陆鼎方的妻子已经过世了,为了这个儿子,他算是操透了心,不过陆正明还算争气,大学毕业后参加公务员考试,笔试已经通过了,接下来就要面试。可就是这个面试,让陆鼎方一直心神不定。隔壁开水果店的阿汪一直在说,现在的公务员考试,笔试是靠硬的,面试花头却多得很,而面试成绩也要占总成绩的一半,参加的人都去寻门路烧香,好在面试里加点分。听阿汪这样说,陆鼎方更放不下心来了。他们陆家向来是靠手艺吃饭,向来不愿求人。陆鼎方虽然想要去跑跑人情,可听人说陆正明要考的旅游局现在很热门,担任主考的局长又很不讲情面,陆鼎方实在不想拉下自己这老脸还去碰一鼻子灰。

这一天下雨,生意不太好,到了下午,陆鼎方正在店里喝着茶打发时间,从外面进来一个打着伞的中年人。那中年人放下伞后一直一言不发地看着陈列柜里的样品。陆鼎方连忙迎上去说:“先生,要买点什么吗?”

那个中年人说:“东西不少啊,都是手工的么?”

陆鼎方心里“别”地一跳,看了看那个中年人。他们陆家老辈子是庚子年闹八国联军时从天津卫逃过来的,据说本是明朝顶有名的苏州玉匠陆子冈的子孙,逃到这里时什么都没带,就带了这块家传的“昆吾坊”招牌跟一双手。在这里白手起家,又做了几十年玉匠,等到1950年公私合营,陆鼎方的老爹把招牌摘下来,自己成了玉器厂工人。后来陆鼎方顶职进厂做了二十年,玉器厂倒闭了。陆鼎方没办法,幸亏这时候大力提倡个体经济,就从床底下把搁了快五十年的招牌拿出来重新挂上,把昆吾坊重新开了起来。没想到这一做倒是做出了名气,随着旅游业的发展,陆家昆吾坊的手工玉器工艺品大受游客欢迎。

陆鼎方小时候听爷爷说过不少以前玉器店之间勾心斗角的故事,有些店为了搞垮竞争对手,会请一些老法师(也就是精于此行的艺人)来踢场子。老法师进店来就东看西看,哪样东西做得有毛病,定价不实,以次充好,被他扳牢差头,那玉器店的牌子就算砸了。不过老法师也靠硬,只要没差头可扳,肯定不会无中生有,瞎说一气。

当初陆鼎方的老爷爷逃难来这里重开昆吾坊,白手起家,也不是没招过人忌,但因为昆吾坊货真价实,手工过硬,老法师没扳着差头,反而给昆吾坊扬了名。现在这种事已经很少了,可昆吾坊生意好,难保不会又是这种老法师来扳差头了。陆鼎方想到这里,连忙拉开玻璃橱,把那中年人正看着的一个玉蟹拿出来递给他,笑着说:“我们陆家是陆子冈后代,家传四百多年的手艺了。”

中年人接过玉蟹,眉毛一扬:“原来是陆子冈的后人!失敬失敬,怪不得叫昆吾坊。”

二、昆吾刀

陆鼎方见那中年人的右手食指和中指托住了玉蟹的蟹身,左手手心向上,托在右手手腕下,心里就“咯噔”一下,心想:“果然被我猜中了,这人肯定是个老法师。”只有经常接触玉器,而且是小件玉器的人,才会用这种手势。因为东西小,捏在手上时一大半被手指遮住,用两根手指托着就能把细节都看清楚了。而手托着到底不够牢靠,所以左手张在右手腕下,以防万一失手东西掉下来。陆鼎方做了几十年玉器了,只消一看就知道这个中年人不是外行。如果真是来挑眼的老法师,那更不能露怯。他笑道:“先生也知道昆吾坊这牌子的来历?”

中年人一边托起玉蟹看着,一边道:“传说陆子冈不但技艺超群,更要紧的是他有一把刻刀,切玉如泥,叫昆吾刀,所以取这个名字吧。”

中年人的话一下搔中了陆鼎方心底的痒处,他笑道:“先生你也知道啊?当初陆子冈学成技艺,就是手头没有一把好刀。那年头苏州街上常有人卖古董,有一次他在一个小摊上买到三指来阔一片铁,石头都切得开。陆子冈就想,把这个改成刻刀正好。可是叫了铁匠一打,你道怎么回事……”

中年人看着玉蟹,随口问:“怎么回事?”

“这片铁怎么烧也不红,放在铁砧上一打,铁砧反倒被打凹下一块。陆子冈知道这是个宝贝,可就是不知怎么用,于是张榜悬赏,看谁能将这块铁打成刻刀。可是远近有名的铁匠来了不少,谁也没办法。有一天,来了个道士,说这是上古名剑昆吾剑的剑头,他有办法改铸,不过要二百两银子。陆子冈一狠心,就答应下来。”

这回中年人的兴趣也被陆鼎方钓起来了,他问道:“这道士有什么办法?”

“陆子冈给了这道士二百两银子,让他马上就动手,可是这道士说不行,他还要找一个人。你知道他找谁?”陆鼎方顿了顿,故意卖了个关子,声音也响了起来,“原来是个要饭的女叫花子。这叫花子头发长得拖到地上,浑身上下脏得不成样子。道士用篦梳从她头发上篦下了一大把油垢,然后才说:‘行了。’他把这剑头涂上一层油垢,再放进火里烧。说来也怪,以前怎么都烧不红,这回一烧就红。就这样连烧三次,这剑头才算烧软,然后就改成了一把刻刀。陆子冈有了这刻刀,这才独占鳌头,名列吴门四玉中第一位。”
时间:2022-07-02 作者:爱开大学生 来源:爱开大学生 关注:
短篇小说推荐
  • 请保姆
  • 张扬的父亲生了场病,需要人照顾,张扬工作太忙,就给父亲请了个保姆。
  • 短篇小说
  • 玉蟹的奥秘
  • 玉蟹的奥秘
  • 传家宝贝和儿子前程,哪个更重要?祖传技艺和现代化发展,哪个更辉煌?答案尽在——
  • 短篇小说
  • 送奶工的请假条
  • 送奶工的请假条
  • 舒雅递给我一张纸:“看看吧,这是她写的请假条,如果你看了这样的请假条不流泪,我就和你离婚。”
  • 短篇小说
  • 七旬翁预谋外遇
  • 71岁的宋海云老人是江南机械厂的一名高级技师,退休后还在厂里发挥余热。因性格不合,妻子20年前就与他分开过了,住到了远在新疆的女儿
  • 短篇小说
  • 总有办法拒绝你
  • 总有办法拒绝你
  • 遇“菜鸟”认儿子,遇高手举双刀,遇“大虾”装花痴,和巧舌如簧的推销员过招,这麻辣老太——
  • 短篇小说
  • 美国女婿真孝顺
  • 行动配轮椅、吃饭送配餐,光接待丈母娘的方案就写了一本子的孝顺女婿,怎么一转身就蹬了人家女儿?
  • 短篇小说
  • 消除致命隐患的绝招
  • 陈州“益宛”银号的老板叫赵祥,很早的时候,曾在周口“和顺”银炉学铸银,后因手艺过人,通过远房亲威结识了陈州金融界名人和一些政界
  • 短篇小说
  • 历史典故趣事
  • 历史典故趣事
  • 据传说,我国春秋时代著名的木匠鲁班曾经招收一批徒弟。鲁班十分珍视自己的声誉,每隔一段时间,就要从徒弟中淘汰个别“不成器”的人。
  • 短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