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翁预谋外遇

初恋似花花似梦,多少痴人梦不醒;

有朝一日梦醒来,青春年华已飘零。

一、老父惊爆秘密,儿子心意沉沉

71岁的宋海云老人是江南机械厂的一名高级技师,退休后还在厂里发挥余热。因性格不合,妻子20年前就与他分开过了,住到了远在新疆的女儿家里。20年来他除了工作还是工作,从不近女色,被人传为现代的柳下惠。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就是这样一位老人,老了竟闹出了个天大的绯闻。

原来,前不久他吃饭时总想吐,下咽也不顺畅,经医生诊断为食道癌。宋海云一下子觉得世界末日来临。他断定自己将不久于人世,就向儿子道出了一个压在他心底50年的秘密。消息传出,全厂一片哗然。

50年前,刚满20岁的宋海云在汉口一家兵工厂做工。虽然出身贫苦,但上过几天学,又加上聪明好学,很快就掌握了工厂的核心技术,收入也不断提高。这令他意气风发,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一次舞会上,他结识了一位绝色女子张文娟。文娟当时17岁,正在女子中学读书。她明眸皓齿,樱桃小口,一张秀气的小脸像玉雕大师手上的翡翠美人儿,找不出半点遗憾来。她思想新潮,不讲门第观念,对仪表堂堂一脸淳朴的宋海云一见钟情。从此两颗年轻的心就融合到了一起。

工厂离学校不远,中间只隔一条小巷,好多个夜晚,文娟都会披着月光来与他相会,还给他背诵林徽因写给徐志摩的诗:“我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笑响点亮了四面风……星子在无意中闪,细雨点洒在花前。”宋海云虽不十分懂诗的含义,但他尘封的感情就像脱茧的蛹剥去层层外衣,化成随风飘飞的蝴蝶,一颗心儿已幸福得像飘上云端。

就在宋海云为恋人神魂颠倒之际,张文娟的父亲知道了他们的恋情。这名政府官员决不允许女儿嫁给一个穷工人,为了快刀斩乱麻,他很快给女儿物色了一名年轻军官。没过几天,文娟就来告诉宋海云,说她全家要迁居北京。离别那天,天下着小雨,小城在雨雾中若隐若现,宋海云的心一片灰暗。他把张文娟送到江边,江边几株柳树心事重重地站着,失魂的风儿微微吹来,似有人在远处吹响了悲苦的长调,两人相对无言,欲语还休。文娟泣不成声地从怀里取出一个两寸见方的深红色盒子说:“宋哥,这玉蝉代表我的心,我人虽走了,但心永远留在你这儿。”望着心爱的人儿渐行渐远,宋海云心痛如绞,泪如泉涌。

在后来的几十年间,宋海云虽然娶妻生子,但张文娟一直都在他心灵深处亭亭玉立,无可替代。他无数次在梦里与文娟执手相见,爱得缱绻缠绵。尽管现在已天各一方,但他眼前时常会浮现出文娟那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如今,处在生命尽头的他,想:若能再与文娟见上一面,死也能瞑目了。

儿子宋平阳听了父亲的一番话,惊得目瞪口呆。小时候常听奶奶说,母亲石秀香是爷爷求人算命打卦,精挑细选选出来的好儿媳,可父亲不知为什么一开始就对母亲不屑一顾,是奶奶把他逼进洞房的。从他记事儿那天起,父亲就每天忙工作,天天不落家,偶尔回到家也好像跟母亲没什么话可说。对父亲来说,家好像是旅店,母亲好像是仆人。他小小年纪就知道为母亲打抱不平,当年他虽然支持母亲离婚,但心中常常暗暗在想,妈妈哪一点儿不好?爸爸为何那样对待她?如今这个悬念终于有了答案:原来爸爸婚前就有了意中人!他们的婚姻是开在伤口上的一朵花,父亲是为了行孝才履行与母亲结婚的义务的。

此时此刻,宋平阳心里复杂极了。几十年来,他站在妈妈的立场上对父亲万分痛恨,可如今站在父亲的立场上想想,相爱的人不能相守,也是莫大的悲哀。如今老人家就这么一个要求,就答应他吧,不能让他带着遗憾走。再说那张文娟也不一定还在人世,即使还健在,她也早已是儿孙满堂的人了,初恋再好如今也只能变成一缕思念,一份牵挂,见上一面看上一眼又有何妨?想到这里,宋平阳就对父亲说:“爸,我陪你一起去看张阿姨,了你一个心愿!”老人家感激得热泪盈眶,把儿子紧紧地抱在怀里。

二、半世倾情一见,痴汉肝肠寸断

自从答应了父亲,宋阳平就立即去单位请了假,准备亲自陪着父亲奔赴京城。暮春的一天,阳光明媚,莺飞草长,父子俩踏上了寻访之路。这一天,宋海云老人气色极好,仿佛病魔已经退去,仿佛一下子年轻许多,和儿子争着提行李包。宋海云早年从熟人那儿得知张文娟后来嫁给了一位营长,住在地安门大街,他们就首先来到北京市东城区公安局户籍室寻求帮助。

听说了他们的故事,户籍室的工作人员耐心筛查寻找。果然,有一位曾在首都钢厂上班的张文娟,其年龄及各方面特征都比较符合。她已退休在家,现住平安大街北边的菊儿胡同。

宋海云一听喜出望外,急忙拉上儿子往菊儿胡同跑。这一天太阳很大,他们走不远就已是满头大汗了。儿子几次劝父亲歇歇再走,可父亲一直都说不累。父子俩一路打听来到了菊儿胡同,这里是老北京民居重点保护区,清一色的灰色四合院,错落有致,别具古色古香的韵味。二人在居委会大妈的指点下来到一座四合院的大门外,快要见到日思夜盼的人了,宋海云老人心急情更怯,反倒不敢往前迈步了。他让儿子上前先打招呼,自己就站在外面静候佳音。当宋平阳走进院子自报家门并说明来意之后,院子里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小伙子,对不起,你找错人了,我怎么不记得曾经认识过一个叫宋海云的人呢?也许你所找的人已经死了。”平阳又说:“阿姨,您再好好想想,也许您年龄大记性差了,把他给忘了,他可是一直没有忘记您,我们千里来京也不容易,您就见他一面吧!”院里的女人说:“不认识的人,见面有什么意思呢?”平阳还是执意留下了父亲的电话号码,然后无精打采地走出四合院,父子俩扫兴而归,谁也无心看一眼老北京的秀色。

当他们气喘吁吁地穿过锣鼓巷即将步入平安大街的时候,宋海云的手机响了,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原来刚才那座四合院里的女人就是张文娟。她在电话里说她也一直难忘与宋海云那段美好感情,还曾经寻找过他。这几年自己身体不好,老伴脾气粗暴,刚才是碍于老伴的面子才那样说的。她打算在女儿家中与宋海云见面。
时间:2022-07-02 作者:爱开大学生 来源:爱开大学生 关注:
短篇小说推荐
  • 送奶工的请假条
  • 送奶工的请假条
  • 舒雅递给我一张纸:“看看吧,这是她写的请假条,如果你看了这样的请假条不流泪,我就和你离婚。”
  • 短篇小说
  • 七旬翁预谋外遇
  • 71岁的宋海云老人是江南机械厂的一名高级技师,退休后还在厂里发挥余热。因性格不合,妻子20年前就与他分开过了,住到了远在新疆的女儿
  • 短篇小说
  • 总有办法拒绝你
  • 总有办法拒绝你
  • 遇“菜鸟”认儿子,遇高手举双刀,遇“大虾”装花痴,和巧舌如簧的推销员过招,这麻辣老太——
  • 短篇小说
  • 美国女婿真孝顺
  • 行动配轮椅、吃饭送配餐,光接待丈母娘的方案就写了一本子的孝顺女婿,怎么一转身就蹬了人家女儿?
  • 短篇小说
  • 消除致命隐患的绝招
  • 陈州“益宛”银号的老板叫赵祥,很早的时候,曾在周口“和顺”银炉学铸银,后因手艺过人,通过远房亲威结识了陈州金融界名人和一些政界
  • 短篇小说
  • 历史典故趣事
  • 历史典故趣事
  • 据传说,我国春秋时代著名的木匠鲁班曾经招收一批徒弟。鲁班十分珍视自己的声誉,每隔一段时间,就要从徒弟中淘汰个别“不成器”的人。
  • 短篇小说
  • 最后一个粉丝
  • 最后一个粉丝
  • 众星捧月,一夜成名,是多少追梦女孩的梦寐以求。终于美梦成真的小演员秦璐璐为何却毅然撇下这一切,就为风雨街头——
  • 短篇小说
  • 王羲之的绝世招牌
  • 王羲之的书法千古扬名,相传还与一个卖水饺的小脚老太婆不无关系……
  • 短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