淳朴也是生产力

反咬一口

五一小长假,我和老公“四眼”开车回他的老家奶奶庙度假。

奶奶庙离我们暂住的省城有三百多公里路程,国道省道穿插其间,还有一段高速公路穿过,交通很方便。“四眼”驾驶着年前才买的“伊兰特”,穿国道过省道,两个多小时后,我们来到高速公路的前端。这时,我们改变了方向——不走高速公路,选择一条隐蔽的乡村公路绕行。

和全国所有的高速公路一样,这段二十多公里的高速公路收费超级黑,躲过它,虽然多绕了几公里,但省了几十块钱的买路钱,值!

“伊兰特”拐进坑坑洼洼的乡村公路,我把“四眼”从驾驶位上赶走,夺过方向盘过瘾。

“伊兰特”行驶到乡村公路的中段,我远远看见公路边伸出一块大招牌,招牌上书“炎黄土菜馆”几个大字,招牌名威猛,伸头探脑的位置也夸张,几乎防碍了过往车辆的行驶。眼望着“伊兰特”就要和招牌亲吻,我一阵紧张,心里越慌,手脚越乱,本想向左打方向,可是却向右打去。知道打错方向,改方向又来不及,便踩刹车,可一脚踩到了油门,“伊兰特”像一头被抽了鞭子的野牛,冲向招牌,“哗啦啦”一阵响动之后,招牌被撞成了碎片。

我吓傻了,呆若木鸡,“伊兰特”也老老实实地停下来了。而就在这时,招牌后面的土菜馆里冲出一对男女,咋咋呼呼地向我们跑来。

“四眼”紧张地对我说:“老婆,这下惨了!看他们怎么讹我们吧。”又小声对我说:“不过别紧张,我们要装出义愤填膺的样子,先从气势上压倒他们,你呢,悄悄地用手机录像,保存证据,以防他们狮子大开口。而且,我们不要说普通话,要说当地话,表明自己是当地人。这样会少赔点钱。”

我知道“四眼”是什么意思,“嗯”了一声。

“四眼”说完,跳下车,皱着眉头,背着双手,像大干部似的视察现场。这时,那对男女赶到了,“四眼”威严地怒视着他们,先声夺人:“这是你们的招牌吗?怎么搞的?这样放招牌严重侵占了行驶路段,出了事,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我已经把手机的摄像功能启动,镜头对着车外的三个人。

这对男女被“四眼”的气势压倒了,面面相觑了一下,男子赔着笑脸对“四眼”说:“兄弟,还不是生意不好做吗,没人光顾我们的饭店,心急了,做事就没了分寸。”

“这是理由吗?”“四眼”没想到三板斧的效果这么好,继续狐假虎威,“你们明白危险性有多大吗?嗯?我告诉你们,要不是我反应快,我这车说不定就飞出去了!那样的后果你们承担得起吗?”

“大兄弟,别生气。”女人说话了,“你看看车有没有损坏,要是有,我们赔。”

“是是,我们赔。”男人可怜巴巴地说。

“四眼”板着脸继续装:“有损坏,当然要你们赔!”

看到这里,我心里一软:多么淳朴的农村人啊!本来我们以为要被讹诈,现在却反过来了,“四眼”正反咬一口呢。想到这里,我咳嗽一声,朝“四眼”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见好就收。“四眼”会意,装模作样地看了看车,说:“算了吧,你们也不容易,以后注意改正错误就是。”

这对男女仿佛得到大赦一般,长舒一口气。男子眉开眼笑地说:“谢谢谢谢!”女子也轻松起来,笑着对我说:“大妹子,谢谢你们,现在是吃午饭的时候了,你们下来吃口饭吧!”

我肚子也饿了,又觉得有愧这对男女,不如做个顺水人情,在这里吃个饭,回报他们一点,便点头说好。

我下了车,拐了“四眼”一肘子,随这对男女进了土菜馆。

当地人外地人

落座后,男子到厨房忙活去了,女子陪我们说话。女子说她叫于翠花,和男子是夫妻,丈夫叫王发财。他们不是本地人,最近才到这里盘下这个店,开了夫妻店,可没生意,要不然也不会急得把招牌伸到公路边上揽客。

我一看,可不是,都是中午吃饭的时间了,偌大的饭店一个客人也没有。

说了一会儿话,王发财喊菜做好了,要我们到后面的雅间就座。于翠花领我们走到后面一排屋里,在一个包间里坐下,我一下呆住了。

这排平房被割成了8间包房,每个包房都有一扇大窗户,窗户一开,窗外就是无边无际的农田,农田里挤满了黄灿灿的油菜花。花上花下,数不清的蜜蜂嘤嘤穿梭,不知名的小虫振翅飞舞;油菜花的浓郁香气争先恐后地挤到屋里。

好一处田园美景,好一处世外桃源!

我顾不上吃饭,又拿出手机,将眼前那醉人的美景拍摄下来。

王发财的手艺不错,几个名副其实的土菜烧得也香,我和“四眼”甩开腮帮子吃得那叫一个欢实。

酒足饭饱之后,“四眼”爽快地吆喝道:“老板,结账!”王发财走过来,赔着笑脸说:“兄弟开什么玩笑,你们不追究责任我们就感激不尽了,免单免单!”随后无论我们怎么坚持要付账,王发财和于翠花就是坚持免单。

我们白吃白喝后离开炎黄土菜馆。在车上,我和“四眼”都不说话了。我们不是爱占便宜的人,愧对了于翠花和王发财,心里不得劲。

小长假结束后,我们回到省城,我把在炎黄土菜馆的经历写成文字,附上视频,挂到微博上,以此表达对这对淳朴夫妻的愧疚和敬意。

一晃几个月过去了,国庆长假到了,我们照例计划开车回老家。不过出发时,“四眼”临时有了公干,只好我一个人回。“四眼”交代,经过炎黄土菜馆时,去看看于翠花和王发财,中午在那儿吃顿饭,照顾一下他们清淡的生意。我说:“这是必须的!”

中午十一点多时,我驾“伊兰特”驶到炎黄土菜馆附近。夫妻俩又新置了招牌,招牌还是夸张地伸到公路旁。不同的是,土菜馆门口停放了不少车辆,来来往往的人也不少,看来,小两口的生意红火了。

我慢慢开着车,寻找停车位,忽然后面驶过来一辆小“别克”,牛气地超过我,这才发现面前横着一挂招牌,可这时避让已经来不及了,小“别克”撞向招牌,招牌“哗啦啦”摔成了碎片,小“别克”也熄火了。

历史是如此相似,又一个外地过客撞到了招牌,王发财和于翠花还会那么淳朴地对待这位冒失鬼吗?我悄悄地拿出手机,直接微博,来个现场直播。

就见王发财立马冲了出来,跳到小“别克”车门前,冲司机吼着:“下来!你给我下来!”

司机老老实实地下了车,小声地嘟囔着这招牌放的不是位置。王发财气势汹汹地说:“你想倒打一耙啊!什么叫招牌位置不对,它放路中间了?别整那些没用的,招牌碎了,照价赔偿吧!”

我错愕,王发财怎么变成这样的人了?

司机估计是躲不过去了,试探着问:“大哥,我赔,多少钱?”

“我也不讹你,两千块!”王发财快刀斩乱麻般地说。

“两千?这还不叫讹人?”司机脱口而出,声音也大了起来。

“两千还多?老实告诉你,要不是我生意忙,我得要你一万。这是招牌你懂不?招牌是无形资产,有价吗?快给钱吧,我没空跟你扯!你想闲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说话间,于翠花闻声冲了过来,劈头盖脸地朝小“别克”司机吼道:“想惹事是不?”手一招,屋里走过来几个伙计。

小“别克”车主害怕了,老老实实掏出两千块钱递给于翠花,于翠花接过钱,点好了数,装进口袋里,转身回去招待客人了。小“别克”车主上了车,骂骂咧咧地开车走人。

王发财转身要走,我跳下车,拦住他,说:“大哥,还记得我吗?”

王发财看着我,想了一会儿,大概是记起来了,表情平淡地点点头。

我不计较王发财的不热情,问:“耽误你一小会儿时间,我想请教一个问题。你回答完后,我去你饭店吃饭。”

王发财的脸色和态度立刻变好,道:“好吧,你问。”

“刚才那司机撞了你的招牌,半年前我也撞了你的招牌。我们撞你招牌你请我们吃饭,那司机撞招牌,你为什么要他赔偿呢?还要赔那么多。”我问。

王发财想了想,干笑了一声说:“我就实话实说吧。半年前我们刚从外地来到这里做生意,那天你们撞了我的招牌,又开着小车,你老公说的又是当地话,我以为你们不是当地的权贵就是地痞,我哪敢得罪你们,只好忍气吞声拍你们马屁。”

“但是你可以从车牌号上看出我们不是当地人啊。”我疑惑地问。

“那时候没见识,不懂车牌这一套。这半年开车来我这里吃饭的多啦,我能分清当地外地的车牌了,刚才那小子就是外地的。”

“王老板,恭喜你,你长见识了!”我丢下这句话,转身上车,饿着肚子开车走人。

淳朴也是生产力

炎黄土菜馆之行让我大为感慨,我本想再体验一把那对夫妻淳朴的醇香,没想到尝到的却是苦涩。我大发感慨:这个世界的淳朴正渐趋消亡,或者已经消亡。

我又把这些感慨挂在了微博上。

日子如流水,转眼间,元旦到了。我和“四眼”又开车回家。路过炎黄土菜馆时,那块招牌还招摇地立在路边,“四眼”提出停车看看,停好车,我们走进土菜馆里。

土菜馆里很冷清,王发财和于翠花拢着袖子,无聊地看着电视。见有客人来,热情地迎上来。看清是我们,两人尴尬地笑着,问我们想吃点啥。“四眼”点了菜,不大会儿,饭菜上桌。我问王发财,怎么没生意了。王发财茫然地摇着头说:“不清楚。说来也怪,打你们第一次来之后不久,生意慢慢好起来。第二次来之后,生意慢慢差了。唉——”说完,又到前厅看电视去了。

“四眼”说:“老婆,刚才我认真思考了,我知道他们的生意为什么忽然红火又忽然冷清了。”

我来了兴趣,让他说说。

“四眼”说:“和你的微博有关,可谓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我们第一次回去后,你把所见所闻发在微博上,你的粉丝和关注者和我们一样,被王发财和于翠花的淳朴感动了,于是他们到这里消费。与其说他们是来这里吃饭看风景,倒不如说是来体验一次淳朴的感动,而王发财的手艺也不错,所以生意越来越好;你第二次回去后,又把所见所闻发到微博上,你的粉丝和关注者们像我们一样,被王发财和于翠花的刁蛮击倒了。他们明白了真相,觉得受了蒙骗,谁还有心境来这里呢?”

我有点不相信地问:“小小的微博这么厉害?我的粉丝和关注者不多啊,不至于那么兴风作浪吧。”

“四眼”摇着头说:“不能静态地看问题,你的粉丝和关注者是不多,可每个粉丝和关注者都有粉丝和关注者,这样链接起来的人群,就是一个庞大的群体。微博改变生活,这话有道理。”

我想想也是,就对“四眼”说:“不如把我们这个发现告诉王发财和于翠花,让他们明白,善良和淳朴也是生产力。”

“好!”“四眼”说,“其实,我们自己也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时间:2022-11-24 作者:爱开大学生 来源:爱开大学生 关注:
短篇小说推荐
  • 美丽的靶子
  • 已经有两名远征军战士倒在了日军的暗枪之下,就在大伙儿一筹莫展时,七名当地女子用身体为战士们指明了进攻的方向……
  • 短篇小说
  • 淳朴也是生产力
  • 奶奶庙离我们暂住的省城有三百多公里路程,国道省道穿插其间,还有一段高速公路穿过,交通很方便。
  • 短篇小说
  • 尴尬癌犯了等
  • 尴尬癌犯了等
  • 在地摊上看见好多漂亮的耳钉,站在那儿挑了好久,终于挑了自己最喜欢的,正要试戴时,问老板有没有镜子,老板笑着说:“美女,那是防塵
  • 短篇小说
  • 大雨泡塌了一座房
  • 豫北地区近年来一直多旱少雨,这年八月,却突然下了一场大雨。这场大雨在缓解旱情的同时,也给卫南村制造出了一个不小的麻烦——积水。
  • 短篇小说
  • 找病根儿
  • 天津卫有句歇后语,苏先生的膏药——有病找病根儿。今儿,我就给大伙儿讲讲这个歇后语的由头。
  • 短篇小说
  • 卖电动车
  • 这天,三婶正站在院子里掰香椿芽,一个蓬头垢面的年轻人,推着一辆八九成新的电动车走了进来。
  • 短篇小说
  • 实名登记
  • 实名登记
  • 钱晓飞是个吊儿郎当的家伙,他有个坏毛病:上厕所从不冲水。
  • 短篇小说
  • 阿P的疑心病
  • 阿P的儿子小P今年二十多岁,大学毕业后在上海打拼,这孩子什么都好,只有一个毛病,就是太贪杯,阿P和小兰为此没少操心。
  • 短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