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触即发

棺材

玛延河开发区东十九段的两个施工队发生激烈争执,事态几近失控,一场械斗一触即发!
警情就是命令。玛延河刑警大队的数十名警员在萧海天队长的带领下,火速赶往开发区。警车开道,警笛呜鸣,十分钟后,一到达事发现场,萧海天便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两个施工队的近百名工人手持棍棒铁锹,一个个脸红脖子粗,相互指着对方咒爹死娘地粗鲁叫骂,情绪极为激动。哪怕稍稍施加外力双方就会打成一团,后果不堪设想!

“退后,退后!我们是警察!”萧海天果断掏枪,带着队员迅速插入人群,将两伙人强行分开。这两伙人分属于东胜建筑集团和天华建筑公司。开发玛延河,由于他们的施工地点相距不远,偶尔也会发生偷盗水泥钢材的事件。不过双方都是财大气粗、实力雄厚的大公司,谁也不想为这些鸡零狗碎的小事伤了和气。所以,两年来双方还算相安无事。可今天为什么要大动干戈?

看到荷枪实弹的警察赶来“搅局”,不绝于耳的叫骂声顿时停了下来,还有些聪明的工人忙扔了工具,悄悄后退。萧海天沉声问:“谁是负责人?”“我……我是。我叫钱大贵,是东胜采沙组的组长。”随着洪亮的回答声,东胜一方走出一个五大三粗、面庞黝黑的中年人,气鼓鼓地指责对方,“他们不是好东西!想抢我们的地盘!”“哼,骆驼生出个骡子崽,你们才不是好东西!警察同志,你给评评理——”说着,天华队伍中也蹦出个矮胖的小伙子。

“都给我闭嘴!”萧海天冷脸制止了双方的嘴仗,问钱大贵,“你先说,为什么要聚众闹事?”钱大贵皱皱眉,吞吞吐吐地说:“因为……沙子。”萧海天不动声色地四处扫了一眼。这儿临近河岸,遍地沙子,只要有开采证,够用几十年的了!见萧海天紧盯着自己,钱大贵忙讪笑着补充说:“是因为沙子里有一口……棺材。”

棺材?是什么样的棺材值得双方火拼?在钱大贵和那名矮胖小伙子的指引下,萧海天带着年轻的助手邓秉跳下六七米深的采沙坑,一口露出沙层半截、长宽足有两米的黄褐色棺椁便映入眼帘。这与其说是棺材,倒不如说是一只烂铁箱子。因为棺材通常是一头高一头低,一头大一头小,而这只的形状却是四四方方的。此外,尽管箱体已被腐蚀得锈迹斑斑,但箱盖咬合处仍能隐隐约约地看出锁孔的印痕。虽说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可千百年来,有谁听说过死人装殓后还要上锁的?

“邓秉,马上把这儿封锁起来!”萧海天查看了一番,随即对助手下达了命令。钱大贵愣了愣,迟疑地开口了:“警察同志,这可是我们先发现的。里面装的要是价值连城的文……文物,会不会分给我们一点赏金?”话音未落,矮胖小伙子也扯着嗓子喊:“他撒谎!是我们先挖到的,在场的人都能证明。要给赏金也轮不到你——”

“如果是炸弹,你们还争不争?”萧海天嘴角掠过一丝冷笑,一字一句地问。

炸弹?两人一听,不由自主地同时打了个冷战。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是什么地方?玛延河!埋的只能是文物,绝不会是炸弹!

宝贝

这两人都是本地人,多多少少了解一些玛延河的历史。从玛延河向东不到100里,便是一千多年前由完颜阿骨打大兴土木兴建的金上京。到了其重孙子海陵王当朝,一把大火烧掉了金上京38年的辉煌,把富丽堂皇的帝都夷为焦土。据民间传说,他这么做,只是为了让黎民百姓种植大蒜。从玛延河向西大约十几里地,多年前曾有人发掘出多处新石器遗址。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就在一年前,有个民工无意中挖出一只类似夜壶的陶罐,罐底刻着些七扭八拐看不懂的铭文。他正要摔了听响,恰巧被一路过的文物贩子看中,当即扔下500块钱买走了。后来得知,那只尿壶原是大金御用之物,文物贩子一转手就赚了上百万!那个民工闻听此事,差一点上吊自杀!

玛延河的确是块宝地。如今挖出这么大的一只箱子,怎能不令人眼红?如果里面装着陪葬的金银珠宝、玉石玛瑙,那可就发大了!

疏散工人,封锁完现场,已是黄昏时分。萧海天将十九段的情况向局里做了电话汇报。局长听完,要求萧海天亲自留下,严加看管,绝不许任何人动箱子。明天一早,他会邀请文物局专家到现场勘查。挂断电话,萧海天留下助手邓秉,让其他人返回警队。

夜色慢慢降临了。萧海天站在采沙坑旁,警觉地注意着周围的动静。不远处,灯火通明,东胜和天华的建筑工地还在加班抢进度,时不时地会有三两个工人溜过来,借着撒尿的机会鬼鬼祟祟地窥探。邓秉最近才从警校毕业,这还是他第一次执行任务,事事都觉得新鲜。他纵身跳到坑底,抬脚踹了一下铁箱,箱子竟然纹丝不动。“萧队,你说棺材里会不会像工人说的那样,装的是大金朝的宝贝?”邓秉好奇地问。萧海天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上来:“你就别操那个心了。我们的任务是守住这儿,不准出现任何差池——”

“警察同志,这儿风大,还是到工棚去呆着吧。”正说着,钱大贵笑嘻嘻地走来,拍着胸脯说,“你们放心,有我钱大贵在,谁也不敢来碰这箱宝贝!”萧海天笑笑,不冷不热地说:“不用了。只要你不动,估计没人敢动吧?”“有警察同志在,嘿嘿,我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喝了虎骨汤也不敢。”钱大贵碰了个软钉子,回头要走,刚走了一步却又转过身,凑近萧海天压低声音说,“我听老一辈人提起过,以前,这儿是金朝围猎的地方,禁止老百姓居住。你说,挖出口棺材来,葬的能是普通人吗?”萧海天瞪视着他,拍拍枪套:“是不是普通人,应该不归你管吧?钱大贵,我警告你,如果你敢胡来,可别怪我不客气!”

钱大贵噤了声,悻悻地走了。萧海天再三叮嘱邓秉,此地离两个施工单位都很近,千万不能麻痹大意。今晚,我值前半夜,你值后半夜,等天亮文物专家一到,箱子里的秘密便见分晓。邓秉点点头,在沙包后找了个背风的地点,迷糊过去。挨到凌晨两点,萧海天叫醒邓秉交了班。谁知,睡得正迷迷瞪瞪,萧海天突然听到一阵细细碎碎的声响传来!

不好,有人动了歪念,要砸开箱子!

嫌犯

萧海天一跃而起,疾步冲向采沙坑!

萧海天猜得没错,坑底晃动着三个人影,手里拿着钢钎和铁锤,正在撬箱盖!

“住手!都给我乖乖退后!”萧海天大喝一声,举枪对准了那几个黑影。一听到枪栓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坑下的人登时愣怔住了。“别……别开枪!我,我们上去——”

借着工地上照来的黯淡灯光,三个人慢慢腾腾地爬了上来。尽管都蒙着黑色的面巾,可萧海天一眼就认出其中的一个正是钱大贵!
时间:2022-06-30 作者:爱开大学生 来源:爱开大学生 关注:
短篇小说推荐
  • 不信吓不跑你
  • 都说“做得好不如嫁得好”,大美女相亲,自然要千挑万选。可如何打发那些自个不喜欢的主儿呢?
  • 短篇小说
  • 一触即发
  • 一触即发
  • 玛延河开发区东十九段的两个施工队发生激烈争执,事态几近失控,一场械斗一触即发!
  • 短篇小说
  • 追踪王牌潜艇
  • 希特勒的红人、U—47潜艇舰长号称“不死的九头鸟”,最后却死于一枚小小的地摊挂坠!这也太诡异了吧?
  • 短篇小说
  • 鸳鸯杯
  • 鸳鸯杯
  • 都说糟糠之妻不可弃,可有人就为了凑齐一对鸳鸯杯,不惜和妻子离婚。然而到头来,不过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 短篇小说
  • 特种防护栏
  • 特种防护栏
  • 高宇和妻子小丽买了套新房,小两口别提有多开心了。高宇约了做防护栏的师傅,来到新家的阳台上,量尺寸做防护栏。
  • 短篇小说
  • 死穴
  • 张松山新接了一个案子。案犯名叫李耀民,因贪污受贿被群众举报,现正关押在看守所接受审查。
  • 短篇小说
  • 到底奖励谁
  • 这天大李去景区游玩,在新景点玻璃栈道前,偶遇了同事麻三,只见麻三手里拿着一把竹制折叠扇,正拼命扇着头上的汗。
  • 短篇小说
  • 漠海航道
  • 漠海航道
  • 梓崎优,日本推理小说界备受瞩目的新秀。本故事的同名小说获东京创元社第五届推理新人奖。
  • 短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