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婚托的一段无望恋

琰如(化名)长得挺不错的,气质也很好,没想到这样条件的女子也走进了婚介所。她要讲的是走进婚介所之后的故事。
他坦承他是个婚托

我以前的想法是,30岁前一定把自己嫁掉。可因为种种原因,我的愿望落空了。30岁生日一过,我就开始慌了,我想,不管采取什么办法,我一定要尽快把自己嫁出去。于是,2010年下半年,我走进了一家婚介所。

四五千元的婚介费,对我来说不是个小数目,但想到花钱能买来幸福婚姻的机会,我一咬牙就掏了。婚介所说得挺好的,包干服务,不限次数,不设期限,会一直介绍下去,直到介绍一个满意的为止。

旭升(化名)是我见的第三个对象。他让我有一见钟情的感觉。37岁,短婚未育,外型好,谈吐也好,工作也不错,一切都合我意,只是有点忧郁,不过这个我也接受,我不喜欢整天嘻嘻哈哈的浅薄男人。

我奇怪:条件这好的男人,也来婚介所吗?我说出我的疑惑,他笑了一下说:“我跟你想法一样啊,我见你第一眼,也是这个想法。”这话让我很受用,女人多少有些虚荣心。

第一次见面我们没聊太多,只是说了说各自的基本情况。过了半个多月,他主动约我了。

第二次见面,我大着胆子问,那我们这算正式开始接触了吗?他说,你介意跟已婚人士接触吗?我心里立即“咯噔”一下: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婚托?我直截了当向他求证,他承认他尚未,不过,准备离。

我火冒三丈,立即起身,表示要去找婚介所索赔,这不是欺诈吗,拿个已婚的来搪塞我?他按着我的肩说,稍安勿躁,听我慢慢向你解释。

我还是无可救药地爱上他

旭升说,婚介所老板是他的朋友,以前他也偶尔应那朋友的恳求,帮朋友“救救急”,但他分文不收,纯粹是帮朋友忙,而且每次都是纯“表演”,一次性的,没有第二次见面,但这一次,情况有些不一样……

我心里动了一下,问这一次有些什么不一样。他说,一是见了你之后,有一种强烈的想再见面的感觉;二是,见第二次面,是我请求婚介所老板允许的,所以,希望你不要去告婚介所。

我内心很纠结,旭升确实让我很动心,我舍不得放弃。我对他说,容我考虑考虑,看是否有第三次见面。他说,我等待你的决定,我自己的会按部就班来。

那之后,他果然没再主动约我。这又让我深深失落。我在心里反复权衡:他虽然是个婚托,但他主动告诉我他的婚姻状况,说明他对我坦诚,还说明他对我也动心……

我心中的天平慢慢倾向于他。

没过多久,便有了第三次见面,这次是我主动约的。而且这一次我们情不自禁发生了关系。

我问琰如:“就算你钟情于他,为什么不等他离婚之后再开始接触呢?”她说:“现在的人不都是很心急吗,进婚介所的那些剩女个个都是急红了眼似的,我怕他被别人抢跑了啊。”

这之后,我就开始急切地等待旭升离婚。可他的离婚,并没有他和我事先想象的那么容易。

旭升要离婚,一是因为妻子有了外遇,二是他们一直没孩子。可他妻子不肯签离婚协议,旭升想通过法院起诉离婚,可他妻子又坚决不允许他上法院,因为他妻子的工作性质很特别,她说:“上法院,被成天打交道的那些人审来审去,我丢不起那个人!”在妻子的眼泪和蛮横面前,旭升束手无策。离婚一时陷入胶着状态。

我说:“他的离婚情况,都是他自己的一面之词吧?是不是事实呢?”琰如说:“我核实过他和他妻子的情况,他都说的是事实,没有骗我。”

他遥遥无期的离婚我等不起

我边焦急地等待着旭升离婚,一边跟他保持着来往。应该说,我的这种角色,是受人谴责的第三者。但感情的事,真的很难判断对错,旭升的妻子不也做了第三者吗,却还理直气壮地拖着老公不肯离婚。她能吃着碗里的盯着锅里的,我难道没权利追求自己的幸福?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旭升牢牢抓住,并时不时委婉地逼他尽快离婚。

旭升总说他妻子如何如何厉害,我以前没在意。那个女人果真了得,不知道什么时候把我和旭升交往的过程摸得一清二楚,照片、录音、录相都有,这让旭升陷入很不利的境地。他妻子对他说:“你还想去法院起诉吗?要不要我帮你向法院提供这些证据,证明你以有妇之夫的身份去婚介所征婚,勾引大龄未婚剩女?”

我只想尽快找个自己喜欢的男人把自己嫁掉,没想到这个世界如此复杂,让我措手不及。

旭升跟我说,协议离婚不成,上法院吧,现状明显对他不利。因为以前他妻子他没证据,现在他对方却证据累累。我没好气地说,谁要你以前心慈手软,总说不忍心上法院,再等等,这就是你等来的结果。

为这件事,我们吵来吵去,感情越吵越淡。

今年春节前,我对旭升说,等到你离婚,我头发都要白了,我不想再等了。旭升说他尊重我的选择。这样我们就分手了,但这几个月来,我心里还是放不下他。我们偶尔还有来往。

前不久,旭升的妻子找了我,跟我“谈判”。那果然是个很强势的女人,长得漂亮,作派凌厉,她态度强硬地对我说:“你和我做的一切,都在我的眼皮底下。我和他迟早是会离婚的,但不是现在,你愿意等就慢慢等下去吧,只要你耗得起。顺便告诉你一声,我刚刚查出了。法律规定,妇女孕期和哺乳期,只要女方不同意,男方是不能提出离婚的……”

听到“”两个字,我头都要炸了。旭升即便现在就把离婚证拿给我看,我都不想再和他继续下去了。

这段感情,对我的伤害太大了,超过了以前任何一段感情。我有苦没处说,一切都是我自己承受。
时间:2022-03-20 作者:爱开大学生 来源:爱开大学生 关注:
男生女生推荐
  • 我游走在两个男人之间
  • 悠扬是个漂亮女孩,她的漂亮甚至有些恣肆。她性格随和,说话很直率,这让我们的谈话变得很流畅。
  • 男生女生
  • 我与婚托的一段无望恋
  • 我与婚托的一段无望恋
  • 琰如(化名)长得挺不错的,气质也很好,没想到这样条件的女子也走进了婚介所。她要讲的是走进婚介所之后的故事。
  • 男生女生
  • 他胳膊上的吻痕让我很揪心
  • 他胳膊上的吻痕让我很揪心
  • 我和谷书(化名)是高中同学,认识有23年时间,结婚亦有10年。然而,这么长时间的相识相知,却敌不过一个23岁的女生。
  • 男生女生
  • 我的爱情来之烈烈,去之草草
  • 初恋,惟有遥远地祝福
  • 初恋,惟有遥远地祝福
  • 我最近心神不宁,概括起来就“心头有点热、脑子有点乱”。原因是我的初恋情人茵子(化名)突然冒出来了。
  • 男生女生
  • 他总是我心底的惦记
  • 他总是我心底的惦记
  • 顶顶(化名)的妆扮很有小清新范儿,看起来像大学校园里走出来的高年级女生。她带来的故事,也充满清新的味道。
  • 男生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