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性德情殇小沈宛

他是风华绝代的词人,她是世上难得的美人。他和她,这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却为何双双殉情而去……

满族第一词人纳兰性德,字容若,出身于贵族世家。他的父亲明珠是武英殿大学士、太子太傅,而他本人也文武双全,风流潇洒。23岁那年,纳兰性德为乾清门三等侍卫,一次随康熙皇帝打猎,斗胆越位救康熙于虎口。这次救驾成功,让康熙对有勇有谋的纳兰性德刮目相看。

可就是这么一位文武全才,却在31岁上英年早逝,而且是死在了一个“情”字上!这其中,还有一段哀怨悱侧的爱情故事呢。

话得从康熙二十三年说起。

一、惊艳

这年他30岁,皇上也是30岁。纳兰性德随皇上来到了江南。庞大的仪仗队,旌旗蔽日,鼓乐惊天,浩浩荡荡地来到了金陵,也就是现在的南京市。

金陵是清朝的重镇,乃虎踞龙蟠之地,自有总督巡抚等地方军政首长接驾,不必细说。

这里单说纳兰性德。他本来就淡泊名利,不热衷于官场,却生性风流。他久慕金陵乃六朝金粉之地,且就在先帝顺治爷的身上,还闹了个董小宛的故事,所以早就想去一览秦淮河的风光,领略一下那名士的遗风余韵。这天,纳兰性德从热闹的官场应酬之中悄悄地溜了出来,换上便服,骑上一匹快马,从驿馆径直往秦淮河赶去。

“容若!”只听一声惊呼,纳兰性德勒马回头一看,见是一个瘦瘦的小老头。这小老头抢上前一步,抓住马嚼边的铁环,说:“容若,我是梁汾呀!”容若这才看清,原来是顾贞观,字梁汾。连忙跳下了马,问:“你怎么在这里?”顾贞观说:“走,我的馆就在前面,到馆里再给你细说。”

原来顾贞观在这里开了个私塾,两边厢房,一边是先生的书房,一边大约是女生书房,堂屋里则有十来个大大小小的男生。他俩来到书房坐下后,顾贞观对着对面厢房叫道:“御蝉,上茶。”

只听得对面厢房里传出一声娇美的“唉,来啦”。这声音是那么地磁,那么地软,让人一听就觉得这个女孩子一定极美!不一会儿,进来一个年轻的女子,看上去不过十六七岁,一身淡绿色的褂裤,一条打齐臀部的大辫子,那脸、那身段,真个是“秋水为神玉为骨”,令人一见,直感觉到自己是个俗物。

纳兰的卢氏夫人是很美的,并且很有文采,只是结婚不到两年,就因产后患病死了。他为此伤心不已,写下了许多感人的悼亡词。现在侧室颜氏倒在,只是她并不通文墨,是一个较为粗俗的妇人。而且,他所见到的旗人贵族,多是梳“大拉翅”的“叉子头”,衣裳又是多边的宽衣大袖,脚下是“花盆底”的大绣花鞋,重重叠叠,浓妆艳抹,纳兰几时见过这袅袅婷婷、秋水为神般的天然灵秀人物?一时不由看得呆了,竟没有听到顾贞观还在说些什么。

顾贞观见他丧魂落魄的样子,便隔着茶几拍了拍纳兰的肩头对这女孩子说:“御蝉,你不是很仰慕《饮水词》的么,这便是《饮水词》的主人纳兰公子。”御蝉一听,便盈盈地拜了下去说:“久仰公子大名,今日得见公子,实乃三生有幸!”弄得纳兰扶也不是,不扶也不是!这样一个潇洒的角儿,竟也一时手足失措了起来。顾贞观笑着说:“容若,你尽管坐了,这是我的学生。她姓沈,名宛,字御蝉。她早从我这里读到了你的《饮水词》,非常敬重你,只是你一向在宫中,无法得见,不想你今天倒亲自送上门来了,这岂不是缘分?”这时御蝉已拜罢起来了。纳兰拿眼去看她时,正碰上她也在拿眼看他,两人的眼光碰在了一起,不由得又都闪电般避了开去,彼此闹了个大红脸。但两人还是忍不住偷偷地看了又看。

顾贞观这时从书架上抽出一本册子递给了纳兰,说:“你是词学大家,看看这本词写得怎样?”纳兰接过一看,这是一本粉红色缎面册子,上面三个大字:“选梦词”。下面是一行小字:“乌程沈宛御蝉撰”。他抬眼望着御蝉说:“啊,是御蝉你写的词?”御蝉羞得低下了头说:“小女子邯郸学步,要教大人您见笑了!”纳兰再翻开内页,朱丝为栏,娟秀的簪花小楷,真个字如其人,美得令人心醉。那一首首小词,他是愈读愈爱,不觉抬头望着御蝉,忘情地说:“其人如玉,其词清扬,没想到你小小年纪,词却填得这么漂亮!快坐下,我们好好谈谈。”御蝉也不客气,就在纳兰的下首坐下了。他们三个,都是清朝早年的词学大家,所以谈起词来,非常投机,不觉天色暗了下来,顾贞观留纳兰就在馆里吃饭。纳兰也舍不得走,于是他们边吃边谈,一顿饭吃着吃着,已是月上纱窗。纳兰这才惊觉:“不好,我要犯禁了!”因为皇上驻跸于此,所以早早实行了宵禁,断黑以后,便不许路上有行人。纳兰因为是侍卫,自有腰牌可以通过,但迟了回去,依然是不太妙的,所以他不得不匆匆告辞。但跨上了马,又不胜惆怅,回首再三,才一狠心,重重地抽了马一鞭子。马没有防着他有这一下,抽得一跳,扬起尾巴,箭似的飞跑出去。

二、圣眷

也是合当有事。平常康熙入夜以后,并不找纳兰,今天却想起了他,命太监来宣召,却不见他的人。一问,才知道他早早离开了驿馆。一直到宵禁了,还不见人回来,所以纳兰一进门,便有好心人关照他:“快去见皇上,他已经两次派公公来找你了!”纳兰听说,也来不及换朝服,立即来到了康熙的寝宫。

康熙问他到哪里去了。他不敢欺君,一一向皇上作了禀报。特别是说到御蝉,说她如何才貌双全时,不觉眉飞色舞,把个康熙皇帝也听得心痒难耐!便故意说:“朕不信江南有这样才貌双全的女子,能令你这般忘了时间?朕明日也要和你一起去见见这个什么沈宛。”纳兰说:“陛下如此威仪去见一个民间小女子,岂不要把她吓坏了!”康熙说:“朕也要学你一样,换上便服就是。只是你在他们跟前,可不许称朕‘皇上’。”纳兰说:“奴才怎敢放肆!”康熙是顺治的第三个儿子,所以他想了想说:“你就当朕是你的同僚,称朕‘黄三爷’就行了。”

第二天,康熙称病,概不接见臣子,却和纳兰一人一骑,来到了顾贞观的学馆。纳兰对顾贞观说,这是我的同僚黄三爷,他听说沈宛有才,很想见见她。于是他们分宾主坐下后,顾贞观就叫来了御蝉。康熙可是一国之君,他的后宫,真个是环肥燕瘦,粉黛三千。但他此时也是感到眼前一亮,顿时觉得自己后宫那三千嫔妃,也真个是三千“粉黛”,一堆胭脂水粉而已,怎及眼前这小小的沈宛如此明媚动人!康熙也是极好才学的人,他此时放下了皇帝的架子,和大家一样,平心静气地谈学问,讨论诗词,他这才感到人生还真有可以忘怀岁月的生活。回到驿馆后,对沈宛仍是念念不忘。
时间:2022-05-14 作者:爱开大学生 来源:爱开大学生 关注:
短篇小说推荐
  • 善丽的指甲
  • 美甲店里十几个人,只有我一个男的,这的确有点尴尬。再加上花团锦簇的女客人,我更是格外引人注目。
  • 短篇小说 05-16
  • 纳兰性德情殇小沈宛
  • 他是风华绝代的词人,她是世上难得的美人。他和她,这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却为何双双殉情而去……
  • 短篇小说 05-14
  • 兄妹冠军梦
  • 兄妹冠军梦
  • 如果说进花样队意味着是一场噩梦,那么和林晓燕搭档就更是下地狱了。林晓燕,是小他两个月的异父异母妹妹!
  • 短篇小说 05-14
  • 电话竞猜获大奖
  • 那天下午,上小学三年级的洋洋突然跑进书房,着急地问我:“爷爷爷爷,‘之’字加一画是啥字?”
  • 短篇小说 05-14
  • U盘里的秘密
  • U盘里的秘密
  • 林天跟踪了罪犯足有半个小时,为什么没有通报上级,而只告诉了最好的朋友刘强?这其中是否有什么隐情?
  • 短篇小说 05-14
  • 苦米酒飘香的秘诀
  • 苦米酒飘香的秘诀
  • 张老石家住在枯水山下的枯水铺,有祖传酿造苦米酒的手艺。苦米酒喝在口里先涩后苦,最后的回味却是醇香异常。
  • 短篇小说 05-14
  • 爆炒好日子
  • 二十一世纪,有人炒股票,有人炒楼盘,我的生财之道,却是——
  • 短篇小说 05-14
  • 骑马看房
  • 最近我们那里的一个楼盘推出了“骑马看房”的营销活动。这个楼盘规模很大,房型很多,有高端的顶级豪华别墅、视野开阔的复式楼
  • 短篇小说 0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