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赢家

小兰最近火气很大,动不动就朝阿P发脾气。这天,小兰把脏衣服往地上一扔,气愤地说:“阿P,你也上班,我也上班,凭什么我天天给你洗衣服?我要抗议!”

阿P赶紧讨好地说:“亲爱的小兰啊,我不是天天买菜做饭吗?要是我再把洗衣包下来,我还算是个男人吗?万一传出去,还不让我那帮朋友笑掉大牙?”

小兰把头一抬,说:“这样吧,我们来玩个游戏,你赢了,今天衣服还是我洗;输了,衣服就归你洗!”说完,她拿起茶几上的一小盒饼干,叫阿P藏起来,自己一脚跨到了门外。

阿P有点哭笑不得,这不是小孩子的游戏吗?玩就玩吧。他想了想,拿着饼干盒就往厨房跑,小兰平时很少烧菜,饼干盒放在厨房的调料中,鱼目混珠,想必小兰找不出来,想到这儿,他不由得暗暗得意。

藏好后,他打开门,小兰一进门就往厨房奔去,只三两下翻找,就把饼干盒找出来了。小兰得意地说:“怎么样?我厉害吧?告诉你吧,你摆弄调料瓶子,弄了一手的胡椒味,以为我闻不出来?”

原来是这样!阿P输了,只好乖乖地拿起衣服去洗,边洗边在心里盘算,明天该把饼干盒往哪儿藏。

第二天晚饭后,小兰又把饼干盒递给阿P说:“开始游戏吧!”小蘭出去后,阿P想出了一个好办法,他将饼干盒藏在枕头里,然后又跑到厨房转了一圈,摸了一手的胡椒味,才出来开门。

奇怪的是,小兰没有进厨房,却径直来到卧室,将阿P的枕头一翻,就把饼干盒给找出来了。阿P惊得目瞪口呆,说:“你、你没闻到胡椒味吗?”

小兰笑得前仰后合,捂着肚子说:“你傻呀,厨房里藏过一次被我找到了,你还会藏那儿吗?跟了你这么多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儿声东击西的招术呀?”

阿P彻底蔫了。小兰找得这么准,那以后洗衣服还不都是自己的活了?不行,得找个隐蔽的地方。突然,他的目光落在客厅两只大音箱上,那是当时两人结婚时买来的,现在成了空摆设。阿P知道,拧开后盖的螺丝,里面是几只喇叭和几根电线,装个饼干盒根本不成问题。他越想越得意,洗着衣服不禁哼起了小曲儿。

第三天,等小兰站到门外后,他就摸出螺丝刀开始行动。还别说,这方法真是妙,小兰翻遍房间的每一个角落,果然没找到音箱里的饼干盒。一个小时后,小兰终于败下阵来,说:“好吧,我认输,这衣服归我洗!”

不用洗衣服的感觉真是爽啊,不过阿P还是有点担心,不知道不洗衣服的日子还能过几天。幸运的是,一连过了三天,小兰都没有找到音箱里的饼干盒,到最后,她连找的动力都没有了,赌气说:“衣服我洗就我洗!不过你要告诉我,到底把饼干盒藏到哪儿了?”

阿P可不是傻瓜,说:“那怎么行?我告诉你了,你再叫我洗衣服,我不是自讨苦吃?”

于是,阿P成了这场游戏的终极赢家,从此之后,小兰没再让阿P洗过衣服,日子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一转眼快要过年了,这天晚上,小兰洗好衣服,坐到阿P身边,说:“老公呀,你看,都快要过年了,你该拿点钱出来,让我添置一点年货吧!”

阿P苦笑着说:“我每个月的工资都上交给你了,你每月就给我那点零花钱,我哪来的钱给你添置年货呀!”

谁知,听了这话,小兰“霍”地站了起来,气呼呼地说:“不给是吗?那好,我倒要看看你是真没钱还是假没钱!”说着,她找来工具箱,取出一把螺丝刀,径直就走到音箱前,去拧音箱后盖的螺钉,只三两下,就从音箱里拎出一叠钱。小兰把钱摔在阿P面前说:“我问你,这些钱都是哪儿来的?”

“啊,老婆,你都知道了?”

原来,小兰无意中发现阿P将私房钱藏在枕头里,过段日子她再去翻找时,却发现阿P又转移了。她这才知道,阿P单位里涨了工资,却瞒着自己。于是,她想用藏饼干盒的办法找到阿P藏私房钱的地方。

那前两次,小兰是怎么知道阿P藏饼干盒的地方呢?原来,她曾看过一个猫眼倒装的故事,于是提前请来师傅,临时把大门的猫眼倒装了……第三次,阿P把饼干盒藏进音箱,小兰看到了以后按兵不动。果然,阿P将私房钱也转移到里面,心想彻底安全了。他以为自己是游戏赢家,没想到小兰才是真正的赢家呀!

阿P赔着笑脸拉住小兰说:“我阿P自诩聪明,没想到我的老婆更加聪明!真是‘既生兰,何生P’哇!老婆大人饶命,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时间:2022-01-26 作者:爱开大学生 来源:爱开大学生 关注:
短篇小说推荐
  • 霸王别“机”
  • 不可思议吧,历史上“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项羽,和我们现在人手一只的手机还有段不了情呢!且看——
  • 短篇小说
  • 青州疑影
  • 青州疑影
  • 晌午的白日刺得人睁不开眼,四下里一片静谧。大都督风纪心中烦闷不堪,取下墙上挂的铁胎弓走出书房。
  • 短篇小说
  • 公主妙计安天下
  • 公主妙计安天下
  • 丧人伦,尽凶残,昏君刘子业的千古骂名是注定了。但其姑姑,美艳无双的新蔡公主,在历史上又有何微妙地位?
  • 短篇小说
  • 算命算出个连环案
  • 知县一声令下,尹师爷呆若木鸡,胡半仙皮开肉绽,而顾秀才则骑着毛驴,蹄声嘚嘚地上省城乡试去了——这一场悲喜剧,都因算命而起。
  • 短篇小说
  • 回家的路
  • 回家的路
  • 消耗战打了十几天,虎八连与精五团的战士都已经筋疲力尽,现在战士们最想做的事就是吃一顿饱饭,再好好睡一觉。
  • 短篇小说
  • 谁是“观察者”
  • 小李是临水县政府网的网管。这天,一个重磅炸弹在民生论坛上炸开了。那是一个带图的帖子,图上有一棵棵枯萎的玉米苗,玉米苗下的土地黑
  • 短篇小说
  • 超级男声
  • 超级男声
  • 最近,市电视台隆重推出了“超级男声”特别节目。为了提高收视率,他们从海选开始就采用现场直播,一时间参赛选手从四面八方潮涌而来。
  • 短篇小说
  • 墓地亲人多
  • 最近,听说殡仪馆出售墓地,胡先生大喜。他爷爷去世多年,骨灰一直在殡仪馆寄放着,正好买块地让爷爷入土为安。
  • 短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