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心生暗鬼

村里人都知道徐虎胆子大,前几天深夜孤身擒贼,也都知道徐虎怕老婆,一进家门老虎就变成了小猫。徐虎才不怕人家笑话呢,老婆小英长得又俏丽又精明,怕这样的老婆心甘情愿!

说起那天孤身擒贼,徐虎还是忍不住笑。那天徐虎去镇上办事遇上了老同学,两个人一顿酒就喝到了半夜,这么晚了没有车,徐虎打电话跟老婆小英汇报,批准他找个旅店住一夜。

徐虎喝得晕晕乎乎,不知怎么就走进了一条灯光昏暗的小巷,发现不对正要转身,忽听头顶上有动静,抬头一看,只见一个黑影从三楼的一扇窗子钻出来,不用说就是个贼。

两个人一对一,最保险的办法就是报警,徐虎一下子来了精神,看那贼正要抓住排水管往下溜,可是手里提着的一大包赃物太碍事,扔下来又怕发出响声。正在看着下边犹豫,徐虎走到贼的下面,朝着他一个劲儿地招手,示意他把大包丢下来。那贼先是一惊,再一想可能是巧遇了同行,手一松把大包丢了下来。徐虎利落地接住大包放在地下,待那贼快落地的时候,猛地大喝一声:“抓贼呀!”

那贼吓了一大跳,手一松跌了个脚朝天,徐虎顺势骑在他的身上,双手掐住了他的脖子喝道:“不许动,再动我掐死你!”吓得那贼不敢动了。邻居们闻声跑出来,把贼扭进了派出所。

事后徐虎才知道,那个贼偷的正是邻居潘寡妇的娘家。年轻俏丽的小寡妇提了礼物来谢徐虎,徐虎心里洋洋得意,小英心里酸酸溜溜。

过了几天,村主任通知徐虎,让他到镇政府去一趟,徐虎问有啥事,主任卖关子,说你去了就知道了。徐虎估计一定是好事,也给小英卖关子,只说是去镇里参加同学的婚礼。婚礼肯定要喝酒,小英考虑到徐虎孤身擒贼的英勇表现,不但同意了徐虎的申请,临出门的时候,还给他念了一段顺口溜儿:“出门在外,老婆交代:少喝酒,多吃菜,够不着,站起来,晚上回家老婆有安排!”

小英这样念有缘故:前几天徐虎去邻村看舅舅,结果被两个表弟灌得断了片儿,回家时不知怎么就认错了门,一头撞进了邻居潘寡妇家,倒在炕上便睡,吓得潘寡妇吱哇乱叫。周围这么多邻居,徐虎解释不清为啥偏偏闯进了小寡妇家,至今一直被小英制裁,晚上只许睡沙发。现在老婆终于有了安排,乐得他点头不迭。

徐虎到了镇政府,才知道因为他前几天深夜孤身擒贼,上级已经批准他为见义勇为先进个人,今天是请他来参加表彰会的。表彰会很隆重,领导给他披红挂彩颁发了证书奖金。散会以后,潘寡妇的娘家人感谢徐虎为他们挽回了损失,一定要宴请徐虎表表心意。酒席也很丰盛,徐虎起先倒还记得少喝酒多吃菜,可是架不住人家一个劲儿地夸他机智勇敢,轮番过来敬酒,不知不觉就喝多了,快到半夜才想起了老婆交代的话,赶紧丢下酒杯往家跑。

走大路回家太绕远,抄近路就要经过一片荒地,那里曾经有许多无主坟,坑坑洼洼的到处都是杂树乱草,夜里更显得阴森恐怖,徐虎此时也顾不得许多了,找准了回家的方向,只管径直前进。

这天没有月亮,眼前一切朦朦胧胧的只能看出个轮廓,徐虎磕磕绊绊才走了十几步,忽觉脚下一滑,“啪嚓”摔了个狗吃屎,爬起来一看,才发现前边的荒地变成了工地,坑洼被推土机推平了,里面的积水溢出来,到处都是烂泥。徐虎仔细看看,发现旁边还有一块荒地没有动工,便绕开污水走了进去。蹚着杂草没走几步,忽听耳边一阵嗡嗡声,借着天上的微光一看,只见杂草中一层黑雾升腾起来,没等他看出是什么东西,这层黑雾般的东西就包围上来,无数小米粒般的东西撞在了脸上,钻进了头发里脖子里,先是觉得奇痒难挨,接着就火辣辣地疼起来。徐虎这才知道:原来都是吸血的小蠓虫!

徐虎一边拍打一边走,快走出荒地时,忽然看见不远处好像有个黑影在移动,这个时候怎么会有人?徐虎蹲下来借着天幕的微光一看。这个黑影竟有一个洗脸盆似的大脑袋,妈呀,大头鬼!

徐虎吓得酒都醒了,跳起来撒腿就跑,跌跌撞撞地不知摔了多少跤,总算是跑出了荒地。站住脚回头再看,大头鬼没有了,眼前出现了一条闪着微光的小河,向着河对岸仔细看看,隐约可见村子里微弱的灯光。徐虎松了口气,小河上有一座小桥,找到桥也就找到回村的路了。

徐虎估摸了一下方向,觉得桥应该在自己的西面,于是顺着河岸往西走,踉踉跄跄地大约走了十多分钟,就是不见桥的影子,反倒觉得离灯光越来越远了,难道是走反了?徐虎转过身来再向东走,又走了十多分钟还是没找到桥,徐虎站在河边愣住了。

小桥怎么会不见了?徐虎听说过鬼打墙,半夜里让人四处碰壁回不了家,可是没听说过鬼拆桥,难道今天就让自己碰上了?眼看过了半夜,徐虎急眼了:他娘的,就是真有鬼老子也不怕,你敢拆桥我就敢跳河!

徐虎估摸:小河也不过五六米宽,就算跳不过去也能够到岸边,说什么也不能在河边困上一夜!

徐虎倒退了几步,冲到岸边纵身一跃,不料酒后两腿发软,河边又湿又滑,“刺溜”一下蹿出去,“咕咚”一声落在了河中央。好在他會几下狗刨,扑通扑通地就往对岸刨,刨了几下又不知被啥东西扯住了腿,徐虎知道这条河淹死过人,难道碰上了淹死鬼抓替身?徐虎又急眼了:凭啥要给你当替身?你敢抓我就敢踹你!

徐虎使出吃奶的力气连蹬带踹,终于挣扎到了对岸,爬起来朝着村里的灯光撒丫子就跑。

村子在山坳里,刚才在高处还能看到几点灯光,跑到近处却只见一片黑乎乎的房子。村里的房子没有格局,都是些横七竖八的小夹道,徐虎估摸了一下回家的方向,顺着房屋间的小夹道摸了进去。小夹道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走不多远就碰了壁,徐虎只好退了回来,另找了一条小道再摸进去,谁知走不多远又碰了壁。这次徐虎真晕菜了,碰上鬼打墙了!

这么晕下去不是办法,徐虎摸摸眼前的墙也不过一人多高,索性就再急一回眼:管你什么鬼打墙,你敢打墙我就敢跳墙!

提了口气向上一蹿,抓住墙头爬了上去。他正要看看墙里是啥地方,不料墙头上的砖都风化了,“哗啦”一声塌下来,徐虎连人带砖一起跌了下去,“咔嚓”砸翻了墙边的酸菜缸。水淋淋地刚爬起来,对面房里的灯亮了,原来是跌进了人家的院子里,一个女人尖叫起来:“来人呀!抓贼呀!”

徐虎听出来了,这女人正是潘寡妇!这不是碰上了倒霉鬼吗!徐虎慌忙压低了嗓子招呼:“别叫别叫,俺是徐虎!”寡妇门前是非多,潘寡妇怕啥来啥,放开嗓子叫得更响了。

左邻右舍的人们拿着棍子铁锨冲了过来,徐虎只好跑出院子,冲着人们直摆手:“没有贼没有贼,俺是徐虎呀,黑灯瞎火的走错路了!”

人群里冲出小英:“你倒会走错!俺带你认认家!”一伸手拧住徐虎的耳朵,疼得他嗷嗷直叫,被小英牵狗似的拖回了家……

邻居们都知道徐虎要挨收拾了,有的来劝解有的看热闹。小英就在院子里开庭审问,为了自证清白,徐虎也不怕丢人了,一一照实供述,哪知刚刚供述完毕,邻居老赵就哈哈大笑起来:“啥大头鬼呀,人家工地运来了好多材料,雇我给他们巡夜,我看蠓虫太多,拿草帽蒙上纱布做了顶防蚊帽!”说着举起防蚊帽晃了晃:“这不,我巡完夜刚回来。”

邻居们都哈哈大笑起来,小英骂道:“你脑袋让驴踢了?真是疑心生暗鬼!”徐虎不服气:“那你说鬼拆桥和鬼打墙是咋回事?”看看天已经蒙蒙亮,小英一跺脚:“反正我也睡不着了,咱们马上去实地勘察!”

小英和徐虎来到了小桥,先顺着河沿向西搜索,走了不到一百米,就在河边发现了一处脚踩手扒的痕迹,水淋淋的还很新鲜,小英指着说:“看吧,你就是在这儿跳的河。”徐虎点点头,小英向左右看了看:“你找桥的时候先往西走了十多分钟?”徐虎又点点头,小英又问:“返回来又往东走了十多分钟?”徐虎挠着头皮说:“是呀,可是……”

小英笑了起来:“缺心眼儿的东西!那不是又回到老地方了吗?你往东再多走几分钟不就是桥了!”

还是老婆精明呀,徐虎也笑了:“俺还以为是鬼拆桥呢!”小英嗔道:“什么鬼拆桥,你是醉糊涂了!”

徐虎又想了起來:“是谁在河里扯俺的腿呢?”小英指指河面上浮着的一片水草:“就是它!”徐虎拍拍脑袋:“俺还以为是淹死鬼呢!”小英又笑起来:“什么淹死鬼,你是吓糊涂了!”

徐虎顺坡下驴:“是呀,俺还以为是鬼打墙呢,哪知道就跳进潘寡妇院里了!”小英一下子板起了脸:“什么鬼打墙,你这就是装糊涂了!”

完了,碰上倒霉鬼才是真的,这一回又解释不清了,接着挨制裁吧!

小英转身往家走,徐虎垂头丧气地跟在后面,忽然碰到衣袋里一件硬硬的东西,掏出来一看,原来是封在塑料夹里的证书和奖金,这是正能量啊!虽然自己疑心生暗鬼闹了笑话,可毕竟是邪不敌正,如果没有正能量,自己早就吓瘫了。跳错墙算什么?只要咱把这件宝贝亮出来,看你小英怎么好意思制裁!

想到这里,徐虎的腰杆子马上就挺了起来……
时间:2022-01-14 作者:爱开大学生 来源:爱开大学生 关注:
短篇小说推荐
  • 霸王别“机”
  • 不可思议吧,历史上“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项羽,和我们现在人手一只的手机还有段不了情呢!且看——
  • 短篇小说
  • 青州疑影
  • 青州疑影
  • 晌午的白日刺得人睁不开眼,四下里一片静谧。大都督风纪心中烦闷不堪,取下墙上挂的铁胎弓走出书房。
  • 短篇小说
  • 公主妙计安天下
  • 公主妙计安天下
  • 丧人伦,尽凶残,昏君刘子业的千古骂名是注定了。但其姑姑,美艳无双的新蔡公主,在历史上又有何微妙地位?
  • 短篇小说
  • 算命算出个连环案
  • 知县一声令下,尹师爷呆若木鸡,胡半仙皮开肉绽,而顾秀才则骑着毛驴,蹄声嘚嘚地上省城乡试去了——这一场悲喜剧,都因算命而起。
  • 短篇小说
  • 回家的路
  • 回家的路
  • 消耗战打了十几天,虎八连与精五团的战士都已经筋疲力尽,现在战士们最想做的事就是吃一顿饱饭,再好好睡一觉。
  • 短篇小说
  • 谁是“观察者”
  • 小李是临水县政府网的网管。这天,一个重磅炸弹在民生论坛上炸开了。那是一个带图的帖子,图上有一棵棵枯萎的玉米苗,玉米苗下的土地黑
  • 短篇小说
  • 超级男声
  • 超级男声
  • 最近,市电视台隆重推出了“超级男声”特别节目。为了提高收视率,他们从海选开始就采用现场直播,一时间参赛选手从四面八方潮涌而来。
  • 短篇小说
  • 墓地亲人多
  • 最近,听说殡仪馆出售墓地,胡先生大喜。他爷爷去世多年,骨灰一直在殡仪馆寄放着,正好买块地让爷爷入土为安。
  • 短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