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装错信封的信

男孩和女孩是高中同学,两人互相爱慕了很久,可是谁都没有向对方表白。从高中毕业分别考上南北不同的两所大学后,他们便开始常常通信。写了三年多,他们都快大学毕业了。

然而两人也只是通通信,写些“有没有考试”之类的无关痛痒的话,而心里一直很想切入的那个主题,却从没有提及。

男孩想,她是那么美好而高贵,自己却只是一个农民的儿子,没有金钱、地位,更没有英俊的外表,他拿什么去承载对她深沉的爱呢?

女孩想,他是那样优秀而朴实,而自己却是如此平凡,她怎么敢轻易打碎他们宁静的友谊,向他说出那句话啊!

毕业在即,女孩从男孩的信中得知,男孩决定回家乡的一所中学任教,而女孩的父母已为她在另一座大城市联系好了一家不错的单位。何去何从?女孩非常渴望男孩的一个承诺。

一个偶然的机会,女孩路过男孩上学的城市,有几个小时的逗留时间,女孩决定去看看男孩,于是她拨通了男孩的电话。男孩刚接到电话时明显有些兴奋,但是稍顿,男孩说自己正好有个家教,不能去接她,让她自己乘车去他的宿舍。

女孩没说什么,按照男孩告诉她的地址找到了男孩的宿舍。宿舍里没人,男孩给她留了门,写了张字条告诉她,哪张床和书桌是他的,请她休息一会儿。

男孩的床和书桌很干净很整洁,书桌上的花瓶里还新插了一枝盛开的月季花,散发着一丝淡淡的香气。

女孩随手翻看书桌上的书时,有两封信被她不经意地带了出来。是男孩写好后还没来得及寄出的两封信,一封给她,一封给一个陌生地址的陌生人,名字叫吴小兵。

信还没有封口,出于好奇,女孩将写给她的那封信从信封里抽了出来。然而意外的是,从写有她名字的信封里取出的信件,抬头的称呼却是“小兵兄”。诧异了片刻,她一下子想到,也许是男孩将信瓤放错了信封,不禁对男孩的大意莞尔一笑。

再抽出另一个信封里的信一看,果然是写给她的,依旧是无关痛痒的话,女孩不禁有些淡淡的惆怅。

百无聊赖中,她读起了另一封写给“小兵兄”的信。

小兵兄:

近来可好?工作可联系妥当?我已经决定回家乡教书了,这是我喜欢的职业。你来信问及我的她,真叫我无法回答。是的,我还没有向她表白,正如你所说,我太怯懦,而她太美好,叫我太害怕会失去她。害怕失去她,不仅因为我需要她,更因为害怕这世上不会再有人如我这般深爱她,让她嫁给别人,我不放心……

在这封给“小兵兄”的信中,女孩看到,男孩深情地在她的名字上面用红笔画了一个小小的心形图案。待到狂跳的心慢慢平静下来,女孩将两封信按名字重新装进信封里。

几天后,女孩收到了男孩寄来的那封信,是早已熟悉了的内容和平淡的语气,女孩却读得开怀大笑,笑得眼泪都流下来了。

毕业后,女孩理所当然地也回了家乡。

结婚那天,女孩對男孩说:“你的那位叫吴小兵的朋友来了吗?介绍我认识一下,他还是我们的媒人呢。”

男孩脸上却露出狡黠的笑容,说:“可我从来就不认识什么叫吴小兵的人啊!”
时间:2022-01-14 作者:爱开大学生 来源:爱开大学生 关注:
短篇小说推荐
  • 霸王别“机”
  • 不可思议吧,历史上“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项羽,和我们现在人手一只的手机还有段不了情呢!且看——
  • 短篇小说
  • 青州疑影
  • 青州疑影
  • 晌午的白日刺得人睁不开眼,四下里一片静谧。大都督风纪心中烦闷不堪,取下墙上挂的铁胎弓走出书房。
  • 短篇小说
  • 公主妙计安天下
  • 公主妙计安天下
  • 丧人伦,尽凶残,昏君刘子业的千古骂名是注定了。但其姑姑,美艳无双的新蔡公主,在历史上又有何微妙地位?
  • 短篇小说
  • 算命算出个连环案
  • 知县一声令下,尹师爷呆若木鸡,胡半仙皮开肉绽,而顾秀才则骑着毛驴,蹄声嘚嘚地上省城乡试去了——这一场悲喜剧,都因算命而起。
  • 短篇小说
  • 回家的路
  • 回家的路
  • 消耗战打了十几天,虎八连与精五团的战士都已经筋疲力尽,现在战士们最想做的事就是吃一顿饱饭,再好好睡一觉。
  • 短篇小说
  • 谁是“观察者”
  • 小李是临水县政府网的网管。这天,一个重磅炸弹在民生论坛上炸开了。那是一个带图的帖子,图上有一棵棵枯萎的玉米苗,玉米苗下的土地黑
  • 短篇小说
  • 超级男声
  • 超级男声
  • 最近,市电视台隆重推出了“超级男声”特别节目。为了提高收视率,他们从海选开始就采用现场直播,一时间参赛选手从四面八方潮涌而来。
  • 短篇小说
  • 墓地亲人多
  • 最近,听说殡仪馆出售墓地,胡先生大喜。他爷爷去世多年,骨灰一直在殡仪馆寄放着,正好买块地让爷爷入土为安。
  • 短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