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洛伊德的拯救

面临裁员,正、副两个经理必得裁减一位。副经理年轻,很想留下来。他怎么办呢?他做了些什么呢?

执著的女医生

约翰是业务部的副经理。这天上班后,他入神地坐在椅子上思考,连上司老杰克进来了都没注意到。老杰克拍了拍他的肩头,说:“约翰,你的精神不太好,今天到郁金香心理诊所看看吧。”说完,老杰克叹了口气,走出了办公室。

约翰吃了一惊:为什么老杰克要让自己去看心理医生,难道他想抓住自己的什么把柄吗?

因为经济环境恶化,公司的业务不断萎缩。经过分析,约翰认为公司必定要通过裁员来降低成本,才能渡过危机;而根据目前的业务量,他和老杰克两个经理必须裁减一个。约翰觉得自己留下来的可能性更大一些,毕竟他比老杰克年轻,而且老杰克最近还把一份很重要的合同给弄丢了。

吃过午餐,约翰信步走进了附近的郁金香心理诊所。他不愿落下不服从上司安排的把柄,这很可能是老杰克也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不妙,先下手对付他的借口。

心理咨询室里坐着一位金发碧眼的女医生。约翰直截了当地说:“请给我开几片安定药。”他想,只要拿到单据,证明自己看过心理医生了,回去也算对老杰克有所交代了。

不料,女医生耸了耸肩,说:“对不起,只有精神科医生才有权开药,而我只是心理咨询医生。而且,我认为你需要的不是安定药,而是一个心理咨询的疗程。”

约翰怔了一下,一边打量这位漂亮的女医生,一边带点结巴地说道:“我……也许真遇到心理问题了,最近……工作压力很大。”

女医生露出了自信的微笑:“请放心,我在哈斯大学进修过心理学专业,相信可以帮助你摆脱困境。”

哈斯大学?约翰对它并不陌生,因为老杰克就是从这所大学毕业的,而且经常在办公室里自豪地提及。他一闪念:难道这真是老杰克的阴谋,他特意安排一位女医生校友跟自己谈话,趁机刺探他心里的秘密?

约翰也看过精神分析方面的书,就故意扯开话题:“你们心理医生都是弗洛伊德的忠实信徒吧?”

女医生很正色地说:“弗洛伊德是精神分析的鼻祖,也是值得我终生学习的目标。”就在这时,门敲响了几下,一个花店的小姑娘不知趣地推开门闯进来,手里捧着一束火红的玫瑰。

女医生的脸色突然变了,厉声喝道:“不是说过别送花来这里吗?再送来,我就直接把它扔进垃圾箱里!”小姑娘吓得赶紧把花放在旁边的沙发上,急匆匆地退出去了。

女医生回过头向约翰道歉:“对不起,让你受惊了。我目前把精力都放在工作上,偏偏有一些无聊的男人死缠烂打,太令人讨厌了!”

约翰觉得这是脱身的好时机,就说:“既然如此,我改天再来吧,也好让你平复一下情绪。”

走出心理诊所后,约翰却没有回公司,而是去了旁边的私人侦探社。开侦探社的布莱特是他的老朋友,约翰就向布莱特打听郁金香心理诊所里的那位女医生。布莱特告诉他,那女医生名叫沙娜,虽然是单身,却对感情很冷淡,尤其对男士送来的玫瑰花特别反感。好象经常看到她怒气冲冲地把一束束的玫瑰扔到诊所旁的垃圾箱里。说完,他哈哈大笑:“约翰,原来你老兄也对漂亮的沙娜产生了兴趣啊!需要我为你做进一步的调查吗?”

约翰讪讪地告辞了,他本想打听沙娜跟公司里的老杰克是否有什么关系,但转念一想,这种事情不能让太多人知道,就决定亲自去哈斯大学调查。

回到公司后,约翰借口身体不舒服,向老杰克告假一周。其实,约翰不但是要去哈斯大学调查,更因为下周总公司将派人下来核查档案,没有他在公司里帮忙,不甚熟悉档案情况的老杰克一定疲于应付。

老杰克竟爽快地批准了假期。约翰恨恨地想,老杰克一定是打算趁自己不在场,向总公司的人打自己的小报告。他一定要在哈斯大学找到老杰克和沙娜有联系、要陷害自己的证据,向总公司反映。总公司对打压同事、破坏团队合作的事情一向深恶痛绝,他一定能将老杰克取而代之。

热心的男同事

周末,约翰来到哈斯大学,找到了老校长。他自称是沙娜的同事,说沙娜作为一名心理医生,本身很可能也存在某方面的心理问题,所以他私下来了解沙娜在校期间的情况,以便帮助她。

老校长正好了解沙娜的情况,他不由得重重地叹了口气。原来,沙娜在学校时进修心理学,是一名非常勤奋的学生,同时也担任了学校里晚间电话的心理咨询员。这时候,她遇上了一个热烈追求她的男生。这个男生知道沙娜迷恋弗洛伊德的著作,就也自称是“弗洛伊德”,每天在沙娜的咨询室门前送上鲜艳的玫瑰花,并多次在咨询电话里朗诵自己为沙娜写的情诗。沙娜觉得男生的做法很无聊,也为了集中精力到学业上,她始终不肯跟那男生见面,并多次挂断了他的电话。最后一次,男生又打来电话,说他在附近海边的悬崖上等沙娜,如果沙娜仍不肯来见他,他就跳崖自杀。沙娜不信,第二天竟发现那男生真的失踪了,只在悬崖上留下了他的衣服。沙娜的反应很平静,继续埋头学业,却明显远离了爱情。她在毕业离开学校后,更是七八年都没回学校看望当教授的母亲,甚至极少打电话回来。

约翰明白了:沙娜作为心理医生,表面上能够保持平静,但在校期间发生的男生自杀事件还是在她心里落下了阴影,让她对玫瑰和爱情充满了恐惧。难怪她会对花店送来的玫瑰做出这么大的反应。

不过,约翰此行的目的,是要查出沙娜跟老杰克的关系。他在老校长那里没有问到,很不甘心,就请老校长领他去找沙娜的母亲。

老校长摇了摇头,说周末要带孙子去广场玩,没有时间。约翰就掏出了一千美元,说他这次来除了想帮助沙娜,也是为了完成一个研究课题,所以他愿意付出报酬。老校长笑了:“在周末里跟小孩子玩耍,是我的一种生活享受,给多少钱都不能交换。你还是自己去吧。”

约翰只得按照老校长给的地址找到了沙娜的母亲。沙娜的母亲是个慈祥的老太太,她听说约翰是沙娜的同事,想帮助她女儿时,激动得泪流满面:“太感谢你了!沙娜这可怜的孩子,就因为那次意外的刺激,一直以学业、事业为借口,逃避现实。她怕我老劝她,连电话都没有给我留呢。”
时间:2022-01-13 作者:爱开大学生 来源:爱开大学生 关注:
短篇小说推荐
  • 霸王别“机”
  • 不可思议吧,历史上“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项羽,和我们现在人手一只的手机还有段不了情呢!且看——
  • 短篇小说
  • 青州疑影
  • 青州疑影
  • 晌午的白日刺得人睁不开眼,四下里一片静谧。大都督风纪心中烦闷不堪,取下墙上挂的铁胎弓走出书房。
  • 短篇小说
  • 公主妙计安天下
  • 公主妙计安天下
  • 丧人伦,尽凶残,昏君刘子业的千古骂名是注定了。但其姑姑,美艳无双的新蔡公主,在历史上又有何微妙地位?
  • 短篇小说
  • 算命算出个连环案
  • 知县一声令下,尹师爷呆若木鸡,胡半仙皮开肉绽,而顾秀才则骑着毛驴,蹄声嘚嘚地上省城乡试去了——这一场悲喜剧,都因算命而起。
  • 短篇小说
  • 回家的路
  • 回家的路
  • 消耗战打了十几天,虎八连与精五团的战士都已经筋疲力尽,现在战士们最想做的事就是吃一顿饱饭,再好好睡一觉。
  • 短篇小说
  • 谁是“观察者”
  • 小李是临水县政府网的网管。这天,一个重磅炸弹在民生论坛上炸开了。那是一个带图的帖子,图上有一棵棵枯萎的玉米苗,玉米苗下的土地黑
  • 短篇小说
  • 超级男声
  • 超级男声
  • 最近,市电视台隆重推出了“超级男声”特别节目。为了提高收视率,他们从海选开始就采用现场直播,一时间参赛选手从四面八方潮涌而来。
  • 短篇小说
  • 墓地亲人多
  • 最近,听说殡仪馆出售墓地,胡先生大喜。他爷爷去世多年,骨灰一直在殡仪馆寄放着,正好买块地让爷爷入土为安。
  • 短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