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跟老婆团聚

张大壮在本市总公司工作,老婆却在邻市分公司,两市之间的一百多公里路,就成了牛郎织女的鹊桥。张大壮老婆性子不好,为这事骂过张大壮好几回,说他没出息,逼着他找总经理,把自己也调到总公司。

这天,张大壮又硬着头皮找到总经理,再次提出调动工作的事。可正赶上总经理心情不好,不但事情没办成,还被骂了个狗血喷头。

老婆蛮横,领导霸道,只把他放在中间受夹板气,张大壮越想越窝火,约了对门李小宝来到一家小酒馆,借酒消愁。听了张大壮的诉说,李小宝苦笑着说:“有句俗话说得好:远了香近了臭。我和你嫂子倒是天天睡一个被窝,可那又怎么样?她居然怀疑我有外遇,跟我闹分居,一个人跑我家的小店里住去了。”

原来,两人是同病相怜,于是越说越投机,越说越伤心,直喝到餐馆打烊,他们才相互搀扶着回家。李小宝换上睡衣,刚要上床睡觉,却听到敲门声。开门一看,原来是张大壮到现在还没打开门。李小宝嘿嘿笑着说:“你看你喝的这熊样,连自家的门都打不开。看我的。”李小宝摩拳擦掌,大步迈出门去,却听得“嘭“的一声,李小宝还没反应过来,张大壮嘿嘿傻笑起来:“你没喝多吗?哈哈,这下你也回不成家了。”

李小宝回头一看,不禁叫起苦来:他出来的一瞬间,竟无意识地回手将门反锁了。老天,他可只穿着单薄的睡衣啊。

如今之计,只好先帮张大壮打开他家的门,然后再想办法。李小宝拿过钥匙,但他也喝多了,忙活了半天,钥匙怎么也插不进去。正是隆冬季节,楼道里冷得像冰窖一样,李小宝冻得哆嗦起来。张大壮泄气地说:“别忙活了,我口袋里还有点钱,咱俩找家旅店睡一夜吧。”

李小宝和张大壮一同往楼下走去,到了楼外,呼啸的北风迎面扑来,李小宝仰天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然后转身就往楼道里跑,边跑边喊:“我的妈呀,还是想办法开门吧,可冻死我了。”

张大壮气鼓鼓地看着李小宝的背影,火了,他冲到楼旁,捡了块砖头,边上楼边骂:“我还不信了,还有用钥匙打不开的锁?”来到自家门前,张大壮把钥匙对准钥匙孔,一砖头拍下去,奇迹出现了,钥匙终于插了进去,轻轻一拧,门竟然真的打开了。

张大壮把李小宝请进屋,说让他在这儿将就一宿。李小宝却不干,他惦记自己老婆了,坚持要去自家店里,让张大壮给他找套衣服。可是张大壮人高马大,李小宝身材瘦小,张大壮只好拿出老婆的棉裤和毛衣,还别说,李小宝穿着正合身。

李小宝赶到自家的店里,老婆刚开门,他就冲进去,一边麻利地脱下衣服,钻进被窝,一边嚷着:“老婆,我担心你一个人在这害怕,特意赶来陪你,快把我冻死了……”

只见老婆死死地瞪着他脱下的衣服,然后立起眉毛,瞪着李小宝:“你来陪我?我看你是来跟我示威吧?你穿的是哪个小贱人的衣服?你的衣服脱谁家了?”

李小宝的酒意一下子醒了三分,暗暗叫苦。他穿的是张大壮老婆的衣服,他咋把这碴给忘了?他急忙语无伦次地解释,可他老婆正在气头上,根本不听他说话,将他从被窝里揪出来,一把推出去,再不开门。

李小宝只穿着睡衣,不一会儿就冻惨了,正好有辆出租车经过,他赶紧跳上去,心想只好到张大壮家对付一晚了。

到了门口,李小宝拼命按着张大壮家的门铃,门马上开了,一个女人探出头来,却是张大壮的老婆。李小宝愣了,挤出点笑容问:“弟妹,你啥时候回来的?”张大壮老婆却不回答,板着脸,上下打量了他几眼,突然冲进屋去,咬牙切齿地说:“你不是说我的衣服被李小宝穿去了吗?在哪儿呢?他穿的是睡衣。你把衣服送哪个小妖精了?滚,去找她吧。”

随着骂声,只见张大壮被推了出来,门“咣“地锁上了。

张大壮跟李小宝一样,身上也只穿着睡衣。两人面面相觑,好半天,才想起来交流情况。原来,张大壮的老婆回来后,发现她的衣服不见了。张大壮解释说让李小宝穿走了,老婆本来就将信将疑,没想到偏偏李小宝来了,身上并没穿她的衣服,于是她便认定张大壮背着她有了别的女人。

老婆们的火气不消,这事是解释不清了。没奈何,两人决定出去找个出租,借司机电话,找个朋友送点钱,去旅店住。可奇怪的是,司机见到他们都远远地绕开了,任他们怎么摆手,也不给他们停车。十多分钟过去,两人快被冻成冰块了。正绝望时,忽然,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径直冲到他们面前戛然而止,两人大喜过望,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冲了上去。还没等坐稳,就被几个人给捆了起来。有个穿白大褂的人啧啧叹道:“这么冷的天,这两个精神病居然没被冻死,真是奇迹啊。”

张大壮和李小宝这才如梦初醒,他们穿的睡衣都是蓝格子的,有人把他们当成了精神病患者,通知了精神病院。张大壮一边挣扎一边喊:“我们不是精神病,我们只是无家可归的人。”李小宝却大怒,破口大骂起来。这下惹怒了大夫,不容分说就给他们一人扎了一针,两人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时,他们已经被关在精神病房里。张大壮和李小宝吓坏了,不顾一切地大喊起来,还拼命地踹栅栏。几个保安冲进来,就把他们按到了床上。一名护士拿着针进来,又给他们注射了镇静剂。

有了上次的经验,张大壮和李小宝再醒来后,知趣地不敢再闹,他们可怜巴巴地求医生帮他们打电话,这次,医生也觉出了不对劲,等到联系了他们的老婆后,才知道抓错了人。院长亲自出马,再三赔礼道歉。

这三天里,张大壮和李小宝的老婆以为他们失踪了,撒开人马四处寻找,得知他们在精神病院,赶紧来接,张大壮和李小宝像个英雄一样回到家中。

几天没上班,连个假都没请,那是旷工啊。当天张大壮就提心吊胆地来到单位,准备先跟总经理解释一下,没想到总经理一见到他,就热情地迎了上来。寒暄了几句后,总经理说:“小张啊,你老婆的问题,我再三考虑,调到总公司有难度,你看把你调到分公司怎么样?这样你们就可以团聚了。”

当然可以,张大壮被这个巨大的喜讯惊呆了,他张大着嘴,不知道说什么好。总经理的脸色却变了,慌张地说:“大壮,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一定尽全力满足你……”

张大壮已经很满意了,哪有什么其他要求?他晕晕乎乎地回到家,正要给老婆报喜,李小宝却冲了进来,兴奋地说:“老张,咱真没白当一回精神病啊!以前,单位没人把我当回事,现在大家见了我毕恭毕敬,我说啥大伙都同意,原来,精神病的地位这么高啊。”

张大壮恍然大悟,总经理哪是帮他啊,不过是想将一个精神病患者踢走而已,只是顺便成全了他。他想哭又想笑,不管怎样,终于可以跟老婆团聚了……
时间:2022-01-13 作者:爱开大学生 来源:爱开大学生 关注:
短篇小说推荐
  • 霸王别“机”
  • 不可思议吧,历史上“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项羽,和我们现在人手一只的手机还有段不了情呢!且看——
  • 短篇小说
  • 青州疑影
  • 青州疑影
  • 晌午的白日刺得人睁不开眼,四下里一片静谧。大都督风纪心中烦闷不堪,取下墙上挂的铁胎弓走出书房。
  • 短篇小说
  • 公主妙计安天下
  • 公主妙计安天下
  • 丧人伦,尽凶残,昏君刘子业的千古骂名是注定了。但其姑姑,美艳无双的新蔡公主,在历史上又有何微妙地位?
  • 短篇小说
  • 算命算出个连环案
  • 知县一声令下,尹师爷呆若木鸡,胡半仙皮开肉绽,而顾秀才则骑着毛驴,蹄声嘚嘚地上省城乡试去了——这一场悲喜剧,都因算命而起。
  • 短篇小说
  • 回家的路
  • 回家的路
  • 消耗战打了十几天,虎八连与精五团的战士都已经筋疲力尽,现在战士们最想做的事就是吃一顿饱饭,再好好睡一觉。
  • 短篇小说
  • 谁是“观察者”
  • 小李是临水县政府网的网管。这天,一个重磅炸弹在民生论坛上炸开了。那是一个带图的帖子,图上有一棵棵枯萎的玉米苗,玉米苗下的土地黑
  • 短篇小说
  • 超级男声
  • 超级男声
  • 最近,市电视台隆重推出了“超级男声”特别节目。为了提高收视率,他们从海选开始就采用现场直播,一时间参赛选手从四面八方潮涌而来。
  • 短篇小说
  • 墓地亲人多
  • 最近,听说殡仪馆出售墓地,胡先生大喜。他爷爷去世多年,骨灰一直在殡仪馆寄放着,正好买块地让爷爷入土为安。
  • 短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