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宅

落魄求宿

古代有个叫刘生的穷书生,年纪轻轻就中了举人。第二年,刘生赴京参加会试,但盘缠问题着实令人头痛,家里几乎连个铜板都搜不出来,刘生的老母豁出颜面,求遍亲朋好友才凑了点钱。

刘生接过钱,辞别老母,赶赴京城。为了省钱,他一日只吃一餐,每顿饭往往只有一个馒头就点咸菜,住宿也只找最便宜的店。饶是如此,等他磕磕绊绊地进了京,囊中也只剩两个铜板,再也付不起食宿钱,而离会试的时间仍有五天。

刘生犯起了愁,难道这几天要乞讨度日?天色已近黄昏,他发现前面有户高门大院的人家,门口仅家丁就有四个。刘生只好赔着笑脸,向一个家丁作个揖,问能否通融一下,让他在柴房借宿一晚。

那人面露难色:“这事我可不敢做主,万一让老爷知道我留宿外人,恐怕不会饶我。”

刘生脸一红,刚想离开,却见迎面来了一顶大轿,轿后还跟着几个丫鬟。那轿子停在宅门口,两个貌美如花的少女互相搀扶着走下来。刘生知道是这家的小姐回来了,他想开口求人家帮衬,却又羞于启齿,一时尴尬地站在那里。

两个少女一个身着红衫,一个身着黄衫,她们看刘生这副窘相,都忍不住抿嘴偷笑。适才跟刘生搭话的家丁趁机对红衫少女说:“小姐,这位公子错过了宿头,您看可否留他借宿一晚?”

这户人家姓李,红衫少女正是这家的小姐,黄衫少女是她表妹。表妹看不惯刘生那副傻模样,不高兴地说:“表姐,你们家怎么能随便收留外人,万一他来历不明呢?”

刘生的脸臊得通红,恨不得找個地缝钻进去。他正要离开,李小姐却喊:“公子且慢。”这声“公子”拴住了刘生的魂,他再也迈不动腿。

李小姐微微一笑:“这位公子有贵人之相,只是一时落魄,我们自当尽绵力相助。”她见表妹还想插话,便轻轻拉了她一下,跟她咬起耳朵来。过了一会儿,两位小姐一起抿嘴而笑。李小姐吩咐道:“梅香,你过来。”

一个长相俊俏的丫鬟应声而出,李小姐贴着她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交代完毕,两位小姐便径自进府去了。

梅香叫过两个家丁,说:“小姐让你们把西廊的‘将军宅’收拾干净。”两个家丁对视一眼,都有些迟疑,梅香微嗔:“小姐让收拾好‘将军宅’待客,你们没听清吗?”

那俩家丁赶紧答应着,进去收拾了。梅香对刘生说:“请公子跟我来。”刘生赶紧抱拳行礼:“多谢小姐!”

“小姐可不是能乱叫的,那位穿红衣的才是我家小姐,我只是个丫鬟。”梅香打着灯笼在前面带路,刘生见府中房屋院舍颇多,便紧紧跟住梅香,生怕走错路。

贵人相助

西边走廊的尽头有间石头砌成的小屋,梅香立住了脚,推门看了看,然后对刘生做了个“请”的手势。刘生进去一看,房子虽不算大,住一个人倒没问题。然而房中空无一物,只是挂着些许铃铛和丝绦。他不禁心下犯起嘀咕,这怎么能住人?

梅香看出他的心事,说:“公子莫急,这间房闲置多年,我已让人去取床铺被褥送来。不知公子可曾吃过饭?”

刘生小声说:“还没有。”
时间:2022-01-12 作者:爱开大学生 来源:爱开大学生 关注:
短篇小说推荐
  • 霸王别“机”
  • 不可思议吧,历史上“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项羽,和我们现在人手一只的手机还有段不了情呢!且看——
  • 短篇小说
  • 青州疑影
  • 青州疑影
  • 晌午的白日刺得人睁不开眼,四下里一片静谧。大都督风纪心中烦闷不堪,取下墙上挂的铁胎弓走出书房。
  • 短篇小说
  • 公主妙计安天下
  • 公主妙计安天下
  • 丧人伦,尽凶残,昏君刘子业的千古骂名是注定了。但其姑姑,美艳无双的新蔡公主,在历史上又有何微妙地位?
  • 短篇小说
  • 算命算出个连环案
  • 知县一声令下,尹师爷呆若木鸡,胡半仙皮开肉绽,而顾秀才则骑着毛驴,蹄声嘚嘚地上省城乡试去了——这一场悲喜剧,都因算命而起。
  • 短篇小说
  • 回家的路
  • 回家的路
  • 消耗战打了十几天,虎八连与精五团的战士都已经筋疲力尽,现在战士们最想做的事就是吃一顿饱饭,再好好睡一觉。
  • 短篇小说
  • 谁是“观察者”
  • 小李是临水县政府网的网管。这天,一个重磅炸弹在民生论坛上炸开了。那是一个带图的帖子,图上有一棵棵枯萎的玉米苗,玉米苗下的土地黑
  • 短篇小说
  • 超级男声
  • 超级男声
  • 最近,市电视台隆重推出了“超级男声”特别节目。为了提高收视率,他们从海选开始就采用现场直播,一时间参赛选手从四面八方潮涌而来。
  • 短篇小说
  • 墓地亲人多
  • 最近,听说殡仪馆出售墓地,胡先生大喜。他爷爷去世多年,骨灰一直在殡仪馆寄放着,正好买块地让爷爷入土为安。
  • 短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