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爱开大学生短篇小说

仙魔叹

仙魔叹  
一声仙魔叹,一场万世劫。  
上古时期,人族大兴,三大圣者镇守圣城。蛮荒各族莫敢不从。大圣者林烈悟透人族祖脉之谜,其力称雄。二圣者苏铭于祖脉之基另开魔脉成魔族之祖,三圣者韩风于祖脉之基另辟仙脉成仙族之尊。  
然好景不长,苏铭,韩风二位圣者于血脉突破之路上相继陨落,蛮荒各族至强者趁大圣者悲痛之际出手袭杀。大圣者重伤,自知命不久矣,无奈自废祖脉,借祖脉被废之力将各族强者斩落刀下。不久大圣者因伤势过重于圣城陨落。人族大悲,丧钟三月不止;天地同恸,血雨冲刷万疆!  
魔无情只逐利,仙冷酷只怜己。故在失去大圣者制约后先后脱离人族。仙族于九霄仙山成立仙庭,魔族于九幽地渊建成魔殿。二族连年征战降服各族成鼎立之势,人族式微于边南残喘,仙魔纪元开始。  
仙魔历3845年,自上次仙魔大战已过百年,乱世将起,仙魔二脉血脉之子再次临世,人族在这乱世又该何去何从?
星溪村一个坐落于人族偏远地区的小村庄,村前有一条在夜晚会散发淡蓝色的小溪,因此得名。已近黄昏,余辉为小溪披上了一条金色的衣裳,一段清脆的声音从溪前山丘传来,回荡不止。“念尘哥哥,你等等我啊,我可追不上你了。”女孩的声音时断时续,怕是早已力竭。跑在前头的苏念尘听到这话便慢慢放缓了脚步于溪前停下。女孩是真的累坏了,她依靠在苏念尘的肩上大口呼吸着,那因剧烈运动而变得红扑扑的脸蛋让苏念尘产生一股捏一下的冲动。喘息了许久,女孩的呼吸声渐渐平缓了下来,她抬起头似无心地说道:“念尘哥哥,长大后我要嫁给你,你要等我哦。”苏念尘被这莫名的话惊到了,他看向女孩的双眸那儿一片澄净。“嗯,好啊,我会等梦鸢长大的。”苏念尘答道。不知为何说出此话时,他的心跳莫名加快了几分。  
夜晚,几个身着白袍的人凭空出现在了这座村庄外,其中领头的人说道:“小姐就在此处,你们速速将其带走,莫要惊扰了这儿的村民。”其手指所指之处正是韩梦鸢熟睡的地方。韩梦鸢被带走了,悄无声息,无人察觉。在白跑人离去的几个时辰之后,一队人马亦来到了此处,他们双眼猩红,身上血气涌动。“少主该醒,应断凡尘,尔等可知?”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队伍中传来,其话语中充斥着血的味道。剑出鞘,其身鲜红,见血方归。  
于今夜,魔奴影以魔族秘法唤魔血临身,以无上魔印封苏念尘之忆,自此魔醒人散。次日,仙尊殿,韩梦鸢跪于列带仙尊灵位前,唤体内仙脉之醒,三叩而起,仙印凝痕刻于眉心。“姑姑,我还能回到星溪村吗?”韩梦鸢向其旁一女子问道。“鸢儿,你要知道你是仙而他们是人,回去了又能如何,徒增烦恼罢了。”韩梦鸢不再言语,但那念头却未放下。同日,魔族,魔魂殿,醒来后的苏念尘被召至此处,领受军命欲赴西疆战域,着军甲,驭铁骑,绝尘而去。他似乎真的忘了一切,未曾察觉半点异样。  
仙魔历3850年,五年战场杀戮让苏念尘身上充斥着血与煞气,他的双眸变得愈加鲜红。战事又起,苏念尘冲杀在前,手中剑飞扬,一条由血构成的道路在其身后筑成,黑衣已成血袍!忽然在其目光所及之处的仙族后方出现了一个女子,她穿梭在仙族伤员之间实施着救助。当看清她的脸时,苏念尘脑海中一阵嗡鸣,他手中的剑亦慢了几分,前方之人趁此机会,用手中之剑在苏念尘身上留下一道伤痕。苏念尘吃痛,强忍着脑海中的眩晕,将那仙族人击退后迅速离去。战后,苏念尘立于军帐前,其身上的伤已被魔气笼罩进行着修复。“风魂,那在仙族后方为伤员实施救治的女子是谁,为何我从未见过?”苏念尘向其旁的侍卫问道。虽不知为何少主会在意一仙族女子,但风魂还是答道:“禀少主,那人名叫韩梦鸢,是仙族新秀,据传其血脉纯度极高,可能会成为仙族圣女。”苏念尘喃喃道:“韩梦鸢,梦鸢……”他的脑海又开始嗡鸣起来。“少主,你没事吧?”风魂见苏念尘的脸色有些苍白询问道。“噢,我没事,你先退下吧。”苏念尘挥手道。深夜,苏念尘还未入睡,那突如其来的嗡鸣另其感到困惑不已。他抬头往头顶星空,群星闪耀令人心醉,“星溪”二字蓦然浮现在心头,“星溪,那是哪里,我为何会知道这个名字?或许,我该回幽录殿去寻找一些线索。”苏念尘望向东方道。  
魔族,幽录殿。苏念尘将手中拿着的名为《异闻》的破旧古书合起放回原处,其脑海中整理着刚刚看到的信息,据此书记载在南方有一个星湖,其水有血脉突破之效,但据书中记载此地已被列为禁地,可在魔族之中苏念尘并未听到过此地,而南方却是人族所在之地。“也罢,不管怎样,这星湖我定要寻到,解我心中之惑。”苏念尘自语道。  
仙魔历3860年。苏念尘立于一座山脉前叹道:“十多年了,这是最后的几处山脉之一了,若星湖还不在这几处,或许我就该放下了。”说罢,其化为流光进入了山中。入夜,雪峰顶,苏念尘无奈轻叹,在此处山脉其并未发现有湖泊的迹象,或许星湖早已于上古泯灭,而星溪亦不过是虚幻罢了。正欲离去之际,一抹微弱的蓝光在山脉深处闪耀。苏念尘面露喜色,寻光而去。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座已残破不堪的阵法,湛蓝的水不断侵蚀着法阵,有几股流水正从阵法残破处奔流而出。苏念尘将星湖水饮入口中,一股清凉自舌尖传来,直往眉心而去。眉心处,一枚散发着浓厚魔气的印记悄然出现,抵抗着星湖水的侵蚀。苏念尘头痛欲裂,脑海中一幕幕曾经的记忆浮现。不知过了多久,阳光照进了这处山谷昨夜的一切似为幻象,苏念尘眉心处的魔印已完全消散,两行清泪自他眼角滑落。  
十五年沉沦,今日终醒;十五年杀戮,满手鲜血;十五年物是人非,十五年仙魔两隔。  
星溪村,历经几年苦苦寻找韩梦鸢终再次踏上了这片熟悉的土地。可一切都已不在,微弱的魔气在此处飘荡,墙已经坍圮,依稀可见暗红色的血迹,诉说着当时的惨烈,星溪于夜晚不再闪耀着淡蓝色的光芒而是血红!遍地的骨骸生刺痛着韩梦鸢,她不敢再向前走去,她怕,怕那儿亦有着一具骸骨,怕儿时约定不知何处兑现。苏念尘不知何时也出现在了此地,他看见了此处的一切,亦望见了那熟悉的身影但他却迟迟不愿与之相见。他悲痛,因魔之残忍;他悔恨,因其以为魔;他不愿,因她以化仙。韩梦鸢走了,她最终未将那屋门推开,她恨魔,魔害其亲人,她欲斩魔,以慰天上之灵。苏念尘望着远去的背影轻叹,他将此处掩埋,让一切归于尘土。“我未死,仇当报,以魔诛魔,以血祭魂。你已化仙,我已成魔,仙魔两隔,自此不见——苏念尘”村前石碑上如是刻道。碑前,苏念尘痛哭,血色之泪从眼角滑落,溅湿了脚下之地。  
仙魔历3864年,苏念尘借星湖湖水之力,突破魔脉之限,登临初代魔祖苏铭之境,以无上魔威血洗犯下星溪血案者。次年,仙族圣女韩梦鸢,以玲珑仙脉之体,引历代仙尊之力,叩仙魂,应天道,终称尊。  
魔族,魔君殿,大厅之上,魔族各大长老位列两旁,魔族苏念尘坐于中央宝座之上,他的目光注视着跪于厅堂中央浑身血迹的男子身上。“他是谁?所犯何事?”苏念尘询问道。刑堂长老开口答道:“禀魔祖,此人乃风魂原是您之护卫。在您十年前离开战域后不久,在一场战斗消失,我等皆以为其已死去,谁料其竟被一仙族女子所救且与她暗生情愫并育有一子,得知此事后,我等立即派出魔将将之擒拿,可惜还是让那女子与孩子逃了。”听完此话,苏念尘陷入了沉默不知在思索着什么,许久之后他道:“此事吾自会处理,尔等退下吧。”“这……”刑堂长老本欲再说些什么,但被苏念尘猩红双眸扫过时其当即不再言语。  
待长老们走后,苏念尘走下王座,立于风魂面前道:“风魂,你可知罪?”风魂沙哑地说道:“魔祖,我甘愿受罚,但……请您放过我的妻儿。”苏念尘轻叹一声后道:“你起来吧,我不杀你。”风魂猛地抬头道:“魔祖这是为何?”苏念尘不语径直向殿外走去,离去时一股魔气笼罩了风魂助其回复着伤势。魔气中风魂的耳旁响起了一道传音“明日,你随我去见一个人,见了她后你自然就会明白一切,切记此事不可让他人知晓”风魂不解,为何在这魔殿,魔祖仍要以秘法传音,并借魔气遮掩,他究竟在提防着什么,而那人又是谁?  
次日,仙尊寝宫,韩梦鸢正逗弄着手中的男婴。其旁是一个妇人,她眉头紧锁唯有在望向孩子时,她的眉头才会舒展开来。她有些焦急地说道:“仙尊,你不是答应过我会将风魂救出,可为何……为何还不动身?”韩梦鸢停止了逗弄将男婴还给妇人后道:“星铃姐姐请放心,风魂他决不会有事,而且说不定你们很快就能见面的。喏,这不就来了吗。”苏念尘与风魂悄然出现在房间之中并未引起任何人的察觉。“念尘哥哥,你终于肯来见我了。”韩梦鸢带着些幽怨地说道。苏念尘面露愧色,他本不愿与之相见奈何……其旁,风魂与星铃被这一幕惊住了,他们实在无法想象,仙尊与魔祖竟是这样的关系,怪不得他们会出手相助。“咳,”苏念尘轻咳一声道,“风魂,你们先退下吧,我与仙尊有要事相商。”说罢,挥手布置了一个结界。望着甚是尴尬的苏念尘,韩梦鸢轻笑道:“念尘哥哥,你这次来就没有什么其他的事?”苏念尘答道:“梦鸢,我知道你的心意,我又何尝不是如此,但你要知道,我们可以放下仇恨,但那些族名呢?他们绝不会放下,那是烙印在血脉深处的恨,除非仙魔二脉不再,否则这乱世就将继续下去。”韩梦鸢不再说话,陷入了沉思忽然她想到了什么自语道到:“或许仙魔二脉是可以被逆转的。”“梦鸢,你说什么!”苏念尘惊呼道。韩梦鸢笑道:“念尘哥哥,你知道星铃姐姐孩子的血脉是什么吗?是人脉,没有任何仙魔的气息!就像你我本为人,只不过是觉醒了仙魔二脉罢了。或许仙魔本就是人族的一员。”“仙魔本为人吗?”韩梦鸢的话令苏念尘久久无法平静,倘若此事为真那么……夜晚,苏念尘独自一人离开了仙族,风魂与星铃已被韩梦鸢安排至了人族境内。  
一个猜测,一个被掩埋的真相在今日对话中掀开了一角。或许历史总由胜利者书写,但被遗忘的一切总归会在有一天被人们重新拾起。  
仙魔历3870年,五年的寻找与求证,让韩、苏二人更加确定了心中的猜测,这乱世终要结束。上古三圣者,人魔仙也。人脉诞仙魔,然人方为圆满,仙魔有缺。恐仙魔异心,刻逆脉于谛天。岂料祖脉被废,仙魔称雄,人族式微无力启之。  
谛天圣塔,韩梦鸢来到此处时已是黄昏,“此处可有血脉逆转之法?”她问道。守塔人似颤抖了一下回道:“不知仙尊要逆得是何血脉?”韩梦鸢皱了皱眉道:“何须多问,你只需告知我在何处即可。”守塔人不再言语,手一挥一道光便出现在了韩梦鸢身前指引着她。些许之后,待韩梦鸢走出塔门时,守塔人似提醒道:“仙尊有心,可若魔祖无意,此时终是空啊。”听到魔祖二字的韩梦鸢,脚步停顿了一下,脑海中一个熟悉的身影浮现,一抹久违的笑容出现在其脸上。深夜,当魔祖于此问出同一问题之时,守塔人的内心久久无法平静,或许圣者之愿于这世竟能完成。  
仙魔历3875年,逆脉剑终成。剑成之日,血雨笼罩了整片大地,无数冤魂在血雨之中发出嘶吼,不知是疼痛还是喜悦。次年,魔祖邀战仙尊,以一战之胜负定天下之大势,仙尊应战将决战之地定为通天峰。  
通天峰,当苏念尘望见韩梦鸢手中所持剑上的纹路之时,其大笑,直冲云霄,静候仙尊。韩梦鸢亦莞尔一笑,凭风而起,与魔祖相望。没有双剑碰撞之声,亦没有甲铠防护之音,有的只是剑从胸膛刺出,其身鲜红。一段亘古的言语从二人口中传出“吾愿自废仙脉(魔脉),以吾仙脉(魔脉)之主之身份,废全族血脉之力,以仙(魔)之力,重凝人族祖脉之影,自此仙(魔)不再,唯人族存焉”剑上的纹路因血而明,因言而动,剑渐渐被分解其后是人。光芒之中,苏念尘与韩梦鸢相拥着,苏念尘的手轻抚着韩梦鸢的长发,在她耳旁轻轻说道:“梦鸢,嫁我可好?”“嗯。”回答自耳边传来,他笑了,笑得如此灿烂就如儿时。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8-04-16 点击:
大学生热点信息
  • “爱心捐卵”侵入大学校园 女大学生须当心“爱心捐卵”侵入大学校园 女大学生
  • 16岁留守女生怀孕,3名同村男子被拘,一人系大学生16岁留守女生怀孕,3名同村男子被拘
  • 女大学生被同学发现在交友软件上干这事女大学生被同学发现在交友软件上干
  • 大学生扮“七仙女”地铁内送花引围观大学生扮“七仙女”地铁内送花引围
  • 郑欣宜体重反弹180斤郑欣宜体重反弹180斤
  • 周迅出席某国际活动穿着真美周迅出席某国际活动穿着真美
  • 张嘉倪穿宽松连衣裙忙遮肚张嘉倪穿宽松连衣裙忙遮肚
  • 蔡卓妍和陈伟霆为什么分手?蔡卓妍和陈伟霆为什么分手?
  • 紧致舒适的牛仔装扮紧致舒适的牛仔装扮
  • 夏天如何正确穿袜子,才能防晒又护肤?夏天如何正确穿袜子,才能防晒又护肤
  • 牛仔裤完美搭配牛仔裤完美搭配
  • 重庆街拍,白衬衫搭配牛仔裤重庆街拍,白衬衫搭配牛仔裤
www.iopen.cn 爱开大学生©版权所有 转载请保留爱开大学生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