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爱开大学生短篇小说

韩七娘

沂山脚下有个朱家庄,将近两千口人,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一条小河把村子劈成南北两半,北半村背靠魏巍青山,面朝娟娟溪流,一片温馨;南半村则背靠小河,面对山坡,有些阴凉的感觉。一到冬天,老天惠顾,送来一夜瑞雪,对南半村来说就如同送来了瘟疫,雪就是不化,街道上人烟稀少,家家户户闭门不出,把雪独自晾在街道上,品尝寒冷的味道。  
朱家庄有个韩七娘,今年九十七岁,耳不聋,眼已花,几年前又得了白内障,几乎看不见东西。其实韩七娘本姓李,因为八十年前跟了姓韩的丈夫,又养育了七个儿女,因此有人戏称她韩七娘,她也乐得答应着,反正是叫我。  
韩七娘一生乐善好施,谁家有个事需要找她帮忙了,毫不犹豫得跟着就走,谁家有事比自家的事还上心,大家也乐意找她拉家常唠唠嗑。  
韩七娘七十岁时,丈夫先走一步,离她而去。老来伴老来伴,正是需要作伴的时候,丈夫走了,一般人都受不住这个打击,韩七娘也是,子女都已成家,各自顾自己的小日子,孤家寡人肯定孤单,就随着村里的一个当社的组织活动,初一和十五轮流祭拜那些神仙。  
有一天晚上,韩七娘做了一个梦,梦见社团内王奶奶的儿子家里有一群小鬼在喝喜酒,还摆了好几桌,甚至猜拳行令,非常热闹。韩七娘遇到王奶奶时就把这个梦原味地告诉了她,王奶奶一听吓得出了一身冷汗,站也站不住,瘫坐在地上。王奶奶知道这个梦不是好兆头,赶紧找他们社团里管事的想办法。社团到王奶奶儿子家里郑重其事地设了一个坛,祭拜了许多的天神地仙,祈求保佑,逢凶化吉。  
可是,第三天上,王奶奶的儿子夜里睡过去了,再也没有醒来。明明睡觉时好好的,第二天天亮时身体都已经僵硬发凉了。 
从那时开始,一大帮子同时期的人,特别是社团里的人,几年一位,几年一位,陆陆续续地相继离她而去,最后就剩她自己,社团活动也就停止了。找她玩的人也越来越少。前几年,韩七娘得了白内障后,更是很少出门了。  
本以为韩七娘很孤单,儿女都慢慢到了古昔之年,没有多少时间来陪伴接近百岁的韩七娘,可询问韩七娘时,韩七娘说:“白天有点孤单,到了晚上就很热闹了,他们时常来陪伴我。”  
约莫有九点光景,他们就出现了:有一次是来开荒种地,一群人拿着䦆头有秩序的刨地,把地整理得十分平整,然后用一把老式耩子播种,他们干得非常熟练,不过那个在一侧拉偏绳的身体有点不好,走起路来有点跛,干起来显得吃力,有时还得等着他。  
秧苗出来了,他们锄地,一遍一遍地锄,没有一个偷懒的,庄稼长得非常好。那么一片地,收割庄稼的时候,还用镰刀收割,那个矮个的累得一直流汗,没有拿手巾,我就把我的手巾递给他,让他擦汗。在那几个人里有两位是我认识的,就是我们村的,好像已经离去很多年了,当时想问问他们怎么又回来了,可他们一直在忙碌着,没有机会问。  
他们把收割的麦子垛起来,开始押麦穗,当时我还纳闷,现在谁家还用麦秸,押麦穗多麻烦啊!可他们直到把麦穗押完,就用碌硃压,拉着碌硃转圈,像我们以前那样。全部压完,开始扬场,把麦子扬得干干净净,一堆麦子非常惹人喜爱。  
他们装麦子的口袋还是以前那种很细很长的粗布口袋,装了好几口袋,最后还剩下一小堆,就不装了,好像是拉下了。我提醒他们,还有一些,可他们好像没听见一样,扛着麦子就走了。也没有听见关门的声音,也听不到他们走路的声音,约莫有两点,他们一走,屋里又静悄悄的。  
他们走了,我自己也有了睡意,匆匆躺下慢慢就睡着了。第二天,我到地上去看他们拉下的那些粮食,因为看不清就用手摸,只有一些土灰一样的东西。我才知道,他们是阴间的人。  
还有一次,他们在这里喝酒,一群里人里有以前来过的,也有新来的。他们自己生火炒菜,炒的菜和我们平常吃的差不多,用以前那种老黑碗盛菜,一连炒了好几个菜,虽然火炉子离我很近,可也没有感到热。炒完菜就坐下喝酒,只是酒味很淡,好长时间我也没闻到酒味。  
可是有一位中年妇女领着俩小孩,肩上背着一个小的,手里还拉着一个稍微大点的,呆呆地站在一旁,不敢坐下,也没有让她坐下的。两个小孩都很瘦,望着桌子上的菜,两眼直呆呆的,非常馋的吭。我从床边的饼干盒子里拿出两块饼干,递给那位中年妇女,她赶紧接过去,分给自己的小孩吃。小孩饿得慌,几口就吃完了。  
“趁你看不见,她不会自己去拿吗?”我问。  
不会,阴间的人绝不会做偷鸡摸狗的事。他们喝着酒,有时还说个笑话,引得我也发笑。一直玩到两点,开始收拾家伙,剩下的菜给了那位中年妇女。收拾好就一起走了,远处传来一声鸡鸣的声音。他们走了,我也躺下睡觉了。  
“你不害怕吗?”  
不害怕,我感觉很好啊,他们和我作伴,比我一人呱呱着强多了。很长时间了,他们天天晚上来。  
“是不是您做的梦啊?”  
不是,梦是睡觉以后做的,我这是没睡时候的事情。  
有位邻居到韩七娘家玩,韩七娘问道:是不是西头老王家的儿子生病很厉害?邻居说是啊!躺在床上很长时间了,身上起了一些烂疮,流浓水,一到晚上就疼得打崩,肺部也不好,憋得上气不接下气,有时就晕过去。您是怎么知道的?  
韩七娘说:这几天晚上,他们把他押到我的院子里,在审判他,还用了很严厉的刑罚。有时用板子打,打得他在地上打滚,有时在他身上压上一个磨楔子,压得他动弹不动。是不是他不孝敬父母啊?  
邻居压低了声音:“是啊!听说他不管父母,一年到不了父母跟前几次,自己才五十岁,应该壮实实的,到银行领了父母的养老保险钱,就不给父母了。父母问他要,还让他的父母‘滚’,把他父母气得哭着往家走。哎!他父母也七十多岁了,怪可怜人的。”说着也想掉眼泪。  
奥,乜样的话猛打不多,我本来想出去替他说说情,可晚上自己下不了床。恐怕他的下辈子要托生成猪了,以后也很难转成人了。哎!报应啊!报应。  
一周后,老王家的儿子就停止了呼吸。可他父母依然痛苦的不得了。  
韩七娘已九十七岁,身上的阳气已是很淡很淡,特别是头顶的火光早已燃尽,可以跨越阴阳两界,两不相防。至于他们为啥专门到韩七娘家中活动,那是因为韩七娘将来是那边的一位大官,这些人现在就开始和韩七娘联络感情罢了。  
韩七娘就住在朱家庄的南半村,跨过小桥,穿过一条小街,转一个弯就到了她家。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8-02-11 点击:
大学生热点信息
  • 22岁女大学生,嫁给身家十亿的企业老板22岁女大学生,嫁给身家十亿的企业老
  • 扬州一女大学生为换部新手机,被拍下裸照扬州一女大学生为换部新手机,被拍下
  • 揭秘川藏线的穷游女为什么喜欢穿裙子揭秘川藏线的穷游女为什么喜欢穿裙
  • 裸贷魔爪伸向女大学生 逾期未还被敲诈多人被逼自杀裸贷魔爪伸向女大学生 逾期未还被敲
  • 张雪迎穿酒红色外套尽显帅气张雪迎穿酒红色外套尽显帅气
  • 谢霆锋妹妹近照曝光谢霆锋妹妹近照曝光
  • 47岁瞿颖近照曝光,身宽体胖成肉球47岁瞿颖近照曝光,身宽体胖成肉球
  • 王宝强离婚案,马蓉名誉权案一审宣判王宝强离婚案,马蓉名誉权案一审宣判
  • 穿大衣时内搭颜色该怎么选?穿大衣时内搭颜色该怎么选?
  • 辽宁大学徐一丑辽宁大学徐一丑
  • 沈阳航空工业学院迟小黑沈阳航空工业学院迟小黑
  • 中央音乐学院張尒璇中央音乐学院張尒璇
www.iopen.cn 爱开大学生©版权所有 转载请保留爱开大学生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