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爱开大学生短篇小说
  • 小黑狗
  • 小黑狗
  • 小黑狗站在村口张望,妈妈为啥还没有回来呢? 隔壁的猫阿姨说,小黑狗呀,你妈妈上山采茶叶去了,要晚上才能回家。 春暖花开的季节,春茶出来了。狗妈妈带着一群狗仔在茶
  • 2020-04-05
  • 2020-04-02迷雾
  • 老董为人忠厚实在,住万州农村山上,今天遇到他了,我俩在一起喝茶闲聊,他透露了一件扑朔迷离的事。 他儿子小董,在离家300公里外的大都市重庆通信研究院上班,已30岁仍单
  • 2020-03-28惊慌失措
  • 耍娃是麻柳沟出了名的耍家。 他从娘肚子生下来到长大,耍娃没有读几天书,但是耍娃的桃花运很好。 到了结婚的年龄,耍娃按照长相,角色,本来很难讨到老婆,不知道为啥,
  • 2020-03-28达勇这些年
  • 一 俗话说,人在倒霉的时候,喝水都塞牙缝。这话,放在达勇身上,再恰当不过。 这几天,达勇感觉眼皮老是在跳,且还是左眼皮。达勇忽然就想到农村的老人家门常常说的那句
  • 2020-03-28海归
  • 说起海归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海归,实际上是一名出生入死的战友,在意大利发展。每一年春节,战友都会不远万里归来,和战友们一起畅谈人生过往,畅谈海外逸闻趣事,时间一久,
  • 2020-03-26看花
  • 看花时,花问:“我不好看吗?”我答:“好看!”“我不娇艳吗?”“娇艳!”“我不够灿烂?”“灿烂!”&l
  • 2020-03-25绝望
  • 作者施泽会 她在家里走来走去。 全球疫情爆发,订单减少,即使有订单,人家推迟交货期。 全球的店铺关门了。做出来的货物放在那里,不出,一天都在追问客人的货款,客人
  • 2020-03-22热泪
  • 作者施泽会 忽然之间,微信群里有人说,我们居住的街道社区被确诊了两例新冠病毒患者。大家都人心惶惶的。 储备的生活物资不足了,需要外出购买,去到菜市场买菜。 媳妇
  • 2020-03-22通关第一天
  • 作者施泽会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小城大小车辆,包车,滴滴车,公共汽车,铁路列车都停运了。 停运期间,每一天都有人在追问,什么时候可以通关? 汽车总站的负责人说
  • 2020-03-21寄口罩
  • 作者施泽会 老板说,给香港的公司寄几个样板口罩过去,急。他们看后再订购大货。 口罩样品放到我的桌子上,老板又让把标签涂掉。 我说,这不是造假? 老板说不是造假,
  • 2020-03-21带好
  • 我把墙上崩裂的墙皮狠狠的撕了下来,白色的墙壁突然多了几个黑洞,甚是难看,我以为这种难看至少是二十年以后的来客,可是它们就是来了,让我的书房顿显颓败。我是一个老实
  • 2020-03-21一桶方便面
  • 作者施泽会 我到厂里已经是第五天了。 我在填写复工复产资料,上报区应急管理局,街道安监办,社区安全办。 我来到工厂那天,人烟稀少,下了飞机,走上地铁站口,真的没
  • 2020-03-21新郎的伞
  • 相传,在很久以前,湘西沅陵山区人烟稀少,种田种地的技术相当落后,生活当然就好不了了。当时七家溪一条溪水只有七大家,七大姓氏,即张、钟、刘、曹、余、周、朱。七大头
  • 2020-03-18瘦了
  • 她终于从隔离房出来了。 四十多天的房间隔离时间。让她哭笑不得。走出小区要两天一次,多一次都不行。 小区保安说,你昨天才出去了,今天又想出去,没门。 你是哪一级领
  • 2020-03-17犯丧
  • 有亡者葬后,家宅不安,横事跌出。无何,延请阴阳生叩其因由。 及至,曰:“尔父作祟,亡之后,葬三年而不腐”。择吉日,掘坟墓,得寿材。众视之,则见寿材小头
  • 2020-03-16毁掉的容颜
  • “余雪儿死啦!”“余雪儿死啦?”“余雪儿死啦!”“余雪儿死啦?……”……司马丽容反反复复地叨念这
  • 2020-03-14一场病
  • 1、 我在《长此以往,校将不校》一文中,提到读初中时曾因病复读一年。那场病,差点让我失去一条腿。 怎么发病的,已记不起。在学校熬了二天,实在经受不住,回了家。一条
  • 2020-03-14走亲戚
  • 新冠病毒爆发初期,她全然不知。 放假期间,她离开老公,去到女儿居住的城市湖北鄂州。 这样一呆就呆了一个多月,无法再呆下去了。她心里烦躁,郁闷,孤独,无助。工厂陆
  • 2020-03-14二婚头
  • 奶奶的语言艺术深深影响了我的小说创作,我三个月零八天,就断奶了,由奶奶喂牛奶抚养长大。奶奶是个不识字的人,可是三个月零八天,它是怎么计算的?一天又一天的在心里数
  • 2020-03-14铁皮蛤蟆
  • 靠在沙发上打瞌睡,迷迷糊糊的醒来,我突然想念起我的铁皮蛤蟆,我在1992年的春天对它爱不释手,可是春天一过,我就失去了它。我之所以在这三更半夜想念起它,或许有些庄生
  • 2020-03-13妈妈,抱抱
  • 文/孙怀军 这会,闺女干啥呢? 老公把视频对准了床,女儿在温暖的被窝里,睡的正甜。 闺女睡觉的样子好可爱呀。 是呢,你闺女怎么都好。 当然了,谁生的呀。不过,十多
  • 亲爱的,我家真没有钱
  • 亲爱的,我家真没有钱
  • 夜幕降临,周子强躺在校园里的操场上,一个人默默地望着点点星辰发呆,这次他一个人跑到操场独处是因为他有心事,还是一桩不齿的心事。 嗯,什么呢?其实,这样的事情对于
  • 2020-03-12
  • 2020-03-12自我隔离
  •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她当时还在工厂上班,接近春节假期,她要回湖北老家接孩子到老公的驻地重庆。 她在十堰呆了几个小时,接到儿子,又坐列车经过武汉,经过的路线还发了朋
  • 蜡婆割麦
  • 蜡婆割麦
  • 1993年6月中旬,算黄虫一遍一遍地叫着。老太婆李彩梅坐立不安,仿佛院子里的九间土木结构的大梁房,都容不下她那颗焦虑不安的心。她一会儿从街门出去,一会儿又从街门进来
  • 2020-03-10
  • 凡人之事
  • 凡人之事
  • 十岁多的伏明躺在自家临时用几条板凳搭的木板台上,大腿下放着一节南竹垫底,被人强力按住,嚎啕大哭……不断地呻吟,痛苦的挣扎,嘶声力竭,持续约两个小时。
  • 2020-03-10
  • 2020-03-09九九八十一次真爱
  • 她喜欢我吗?我托着腮静静地想,有点想睡。 我最喜欢的还是中午的阳光,她习惯在店里的最角落里写东西。她那天跟我说她喜欢听肖邦的夜曲,喜欢喝蓝山,所以在她来我的店之
  • 2020-03-09血姑娘
  • 那年红梅23岁,上完初中就在家待着了,开始地里的忙活。李田力找她提亲的那天,她正在地里打猪笼草,芳芳跑着去找她。那是她第一次听见李田力的名字,村头王大娘领着来的。
  • 2020-03-08海的女儿
  • 我对于海的记忆,始终没能逃脱比基尼,以及被其修饰的美丽形体,至于海景,海鲜,海滨的城市,我向来是忘得一干二净。说到忘却,子芍,我算是真的忘却了,因为到此为止,我
  • 2020-03-08温故发育
  • 这几天剃毛剃上瘾了,先是剃了平生第一个光头,感觉跟尔康哥哥有得一拼,信心大增。接着,我把腋毛也剃了,虽然留下一些毛桩子,但到底是清爽了很多。此刻,我的瘾好像又要
  • 2020-03-08石保奇遇
  • 石保是我们偿班六堡的人,过去他家里很穷,家中老幼经常缺衣少食。那年冬至已过,天气特别寒冷,石保家里人要有冬衣才能御寒。石保家有一片茂密的树林在我们寨子的对门坡,
  • 2020-03-07五彩林荫防控实录
  • 一.微信摘录 海馨社区海馨家园临时党支部全体成员,昼夜值守在东门口,对出入人员、車辆严加管控,盘查,扫码,量体温,签出门证,对外地返回人员送到家中进行:隔离专人管
  • 2020-03-07菜园子的恶臭味没了
  • 烈日当空,还真有些热。秋老虎仍坐镇黔城,呼呼,有些许微弱的气息。人行道,水泥蒸发的热浪,使人浑身燥热。仲秋日,高远空廓,深蓝的天幕,几缕白鸭绒点缀着,纯净澄明,
  • 2020-03-07小说二题
  • (一)砸字 访友至c城。晚间散步街头,见一群人拥立架下,架上有人在砸墙。 问:砸什么? 答:砸字! 为什么砸? 它心坏了!字有心么?心在何处?余欲再问,砸字人锤锤
  • 2020-03-05两性话题
  • 吃完晚饭,我就打开电脑,准备把今天的时光还给今天,把今天给我的言语还给今天,可是,浪掷整晚,我依旧不能好好归还。也许,姿势不对,这半月以来,我都是倚靠沙发完成的
  • 2020-03-05过海记
  • 春节前的几天,海岛的气候总是不阴不晴的,太阳偶尔露一下脸,内心便无限温暖。2020年1月22日清晨,从海峡吹来的海风里,还有种冷冽的感觉。打开微信,突然看到一段文字:在
  • 2020-03-05跑江湖
  • 寒江孤影,江湖故人,相逢何必曾相识。这段《新龙门客栈》里的旧台词,最近在抖音,爆红。我头顶锅盖,身披床单,手握挑衣竿,也凑了个热闹,反响不错。有老朋友留言,说
  • 2020-03-05自寻烦恼
  • “老郭,你吃过早餐了吗?”老伴问。 “吃过”郭怀应道。 “桌上的面包,放到微波炉热了一下吗?” “没有”郭怀坦率的说。
  • 2020-03-05一张全家福
  • 社区排查人员,按要求敲开了一家住户的房门,没想到开门的,是一张稚嫩的脸庞,闪烁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孩子,你家大人呢?”“叔叔,爸爸妈妈去广东打工
  • 2020-03-04我们的城
  • 我加了件大衣,就和他出了学校。 从公交车上下来才两点多,电影是三点半的。周奕阳带着我闲逛,去书店买了两本书,又去了百货大楼。百货大楼的东西,在我们这儿可是挺贵的,
  • 2020-03-04六生日快乐
  • 吃饱喝足,亦步亦趋的跟周奕阳去了一家手机店,我有些奇怪:“周奕阳,你不是有手机吗?到手机店干什么?” 周奕阳故作神秘:“等下你就知道了。” 他
  • 加油站里的一幕
  • 加油站里的一幕
  • 庚子年,龙抬头后,初四晨,浪子的好友“老三”,因疾而逝。出身世家书香门第,孝行素著;温敦而不失侠义之风,急公好义,惠及街閭,每称好人;上孝下贤,负重节
  • 2020-03-02
  • 2020-03-02小姐姐
  • 岳云鹏在春晚上带红了小姐姐这个称呼,真是大快人心,这么好的称呼早该红了。聪明如我早在2000年在无为西门城门口吃自助火锅时,就这么用了。当时我15岁,我喊服务员加汤
  • 2020-03-02女人这座学校
  • 我在一个朋友家做客,朋友的一个玩笑让我陷入深思,朋友的妻子埋怨朋友不会做家务,朋友坚决反驳,你没嫁到我家之前你会养人啊,还不是我教会你的? 把养儿育女归成家务,
  • 2020-03-02我们的城
  • 食堂的饭菜乍一吃,还觉得有些新鲜,吃久了越来越不想吃,感觉所有菜都是一个味儿,吃多了直让人倒胃。 今天是星期六,很多同学都回家了,食堂里只稀稀落落的坐着寥寥的几
  • 2020-03-01情为何物
  • 扛得起清风明月,顶得了致命雷电,却止不住春天的泪水——情为何物。 一 牛出生在乡下,小学在村小就读。后来父母进城做生意,她便转到了县城求学。学习虽然吃
  • 2020-03-01人走茶凉
  • 作者:赵建全 最近一连几个朋友,提到了“人走茶凉”的事情,不由得在脑子中多思考了一些。防武汉病毒肺炎疫情,整天宅家里无事,就想聊聊这个话题 “人走
  • 2020-03-01吴孙子
  • 孙子曰:凡用兵之法,将受命于君,合军聚众。圮地无舍,衢地交合,绝地无留,围地则谋,死地则战,途有所不由,军有所不击,城有所不攻,地有所不争,君命有所不受。 故将
  • 堡垒村
  • 堡垒村
  • 徐军 呼啸寒风夹着冻雨冰雪,正摧残着工棚里三十多名湖北籍建筑工人的精神意志。他们家乡被疫情肆虐,本都不打算回去过年了,却未料到村村戒严,路路封堵,他们买不到食物
  • 2020-02-29
  • 2020-02-28捐款
  • 新冠肺炎疫情突发以来,伤害了武汉人民,伤害了全国人民。 专家估计,经济损失至少几万个亿。在全国各地国企,私企,个人,纷纷捐款捐物的同时。他也不能落后。 媳妇问,
  • 2020-02-28宅家的日子里
  • 2020年1月23日清晨,二女儿晓春和女婿二宝来到我家,高兴地告诉我和老伴,向朋友借来了房车,要和我们一起到三亚过春节。 说实在的,这几年在女儿晓春女婿二宝、外孙女刘琪
  • 2020-02-26枇杷树下
  • 此刻,风不再寒,如若我是在故乡,我定是坐在我家的枇杷树下,观看孩子们玩耍,我要在他们的脸孔眉目之间找到他们父母的影子,然而这变得越来越难,因为外地媳妇逐年增多。
  • 2020-02-26花有千骨
  • 我喜欢细雨在池塘水面,接二连三种小水花,真花无香,也无声,在这一开放就凋零的水花面前,我不该是个老朽,我该青春无限,像一朵山岗上沉默的忧伤,等夜色接我回家。 19
  • 2020-02-22威风
  • 老郑这几天心神不定,感觉像有什么事要发生。 可是转念一想,能发生什么事?在这小小的后坡自然村,我就是爷。村里其他十来户都姓李,一个比一个稀屎。整理整理,我就是得
  • 2020-02-22关疯了
  • 作者施泽会 他已经在家里关了一个多月了。 与其说是隔离,不如说是关他的禁闭。 他在部队的时候,由于违反连队的规定,连长关过他一次禁闭。但是时间不长,只有一个星期
  • 2020-02-22音响商店
  • 无意间,我在扫黑除恶通缉名单上,看见一个熟悉的名字,还有他的外号,我的心揪了起来,像八爪鱼上了烤盘,血水一点一点被油温收干,一条又一条神经,由软变硬,疼痛在翻山
  • 2020-02-22谁是小红帽
  • 这个注定不平凡的开年,人们都被一部平凡的推理剧开了脑洞,我是被开者之一,我每天追完剧,都要想一想,谁是小红袄?想着想着,因疫情而焦虑的情绪,就会稍稍平息。此刻,
  • 2020-02-22好想喝汽水
  • 2001年的我,像阳台上的白袜子,高悬在晨曦的生命里,一边摆脱沉重,一边抗拒轻松。《盛夏的果实》香氲整条临湖路,在这低调的芬芳里,我看见你端着菜篮走向后厨,我准备夺
  • 2020-02-22逆行者
  • “无论如何,我决定要去执行这项艰巨的任务!” “你去了,这一家老小你还要不要?” “要!我就是为了咱一家老小而去的!” “你一
  • 2020-02-22网聊解闷
  • 很久都没聚会了,几个股友都觉得不是滋味。哎,疫情下只有时而网聊。 2月3日下午老李曰:“遭遇突发新冠肺炎疫情,这一次腰闪得太狠。”我曰:“没法,这么
  • 2020-02-21宅家的日子
  • 2020年1月23日清晨,二女儿晓春和女婿二宝来到我家,高兴地告诉我和老伴,向朋友借来了房车,要和我们一起到三亚过春节。 说实在的,这几年在女儿晓春女婿二宝、外孙女刘琪
 1459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图片专题温碧霞图片刘亦菲图片沈梦辰图片针织衫搭配旗袍戚薇图片欧阳娜娜图片白百何图片刘嘉玲图片宋祖儿图片汤唯图片张馨予图片小西装女外套马伊琍图片郑爽图片李沁图片高圆圆图片小西装感恩名言读书名言英语励志名言赵薇图片杨幂图片周冬雨照片林允图片毛衣休闲衬衣柳岩图片读书笔记黄圣依图片林志玲图片董璇图片名人名言为人处世中小企业贷款古力娜扎图片长袖连衣裙运动t恤首次购房贷款网上无抵押贷款汽车抵押贷款范冰冰图片个人贷款申请个人贷款条件银行个人贷款个人贷款怎么贷针织衫卫衣木偶奇遇记读后感白雪公主读后感丑小鸭读后感李小璐图片唐嫣图片匆匆读后感詹天佑读后感雷锋读后感三国读后感女式衬衫窃读记读后感
www.iopen.cn 爱开大学生©版权所有 转载请保留爱开大学生版权信息